傳說中的聖者之徒
黃金的身軀
金色的聖氣
不容被觸犯的神威

一點淡淡的淡黃氣從劍尖凝結起來,形成好幾個一小團團的金黃色的球,直直的追迫邪神,司徒煜用凌厲的眼神和充滿了憤怒的低沉聲音道 "邪神諾科斯撒嗎?想不到真能見著,想要拿我的命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司徒煜的全身開始被金黃色的氣漸漸包圍,周遭的氣也開始由黑轉變成金黃色。

邪神諾科斯撒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金黃色氣,隨手掉出一些邪氣將那些小金團一一化解,然後道"聖之氣",再看向司徒煜"你這小子居然是聖徒之者,好…好…想不到過了一千年後還能遇見,哈哈…一千年前的仇,就讓我殺了你結吧!"

話音一落,數個由黑色霧氣形成的小球襲向司徒煜,司徒煜反手一刀,將其阻擋,再用劍揮出數個金團,這次的金團較上一次的強上不少。而邪神諾科斯撒身上的邪氣也越來越強烈,四周的黑霧飄散,現在除了司徒煜的劍發出的光茫外,這裡可無一些光亮,就連先前的司徒煜身上的金黃色的氣也消失了。空氣中只有黑暗的能量,就連司徒煜的劍發出的光茫也開始看不清了。

邪神諾科斯撒再發出數個的黑球,用閃電般的速度很快便探到司徒煜的跟前,司徒煜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覺得身體如墜入冰窖一般,血液在這一刻似乎完全凝固了似的,而他手中的劍已被那些黑色的球體彈開了。

邪神諾科斯撒將司徒煜帶到自己身處的那團黑霧中,這時司徒煜的身上光茫又開始驟然大漲,這次的氣比之前的更為強烈,將身邊所有的邪氣完全吞噬其中,黑暗頓時消失,周圍又變成了一片光亮。使得邪神諾科斯撒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身上那團黑霧被金光瞬間的湛放所傷,一道道湛然金光射向邪神諾科斯撒,金光逐漸轉化成了聖潔的白光,淒厲的咆哮聲不斷的響起,邪神諾科斯撒就在那白光的作用下,漸漸的消散。

貝兒看著發光的司徒煜低吟"傳說中的聖者之徒、黃金的身軀、金色的聖氣、不容被觸犯的神威,是這傢伙。"居然這麼被我碰著了。

向前望著的澄雪一行人,巧不滿的對影說"為什麼要答應他們?他們根本是不懷好意。"

"那你說該怎樣做好了,只憑你跟我合力是對付不了邪鬼的,現在只能夠靠他們了,如果不能在夢中解決掉邪鬼,死也是咱們的命。你想白白浪費咱們這些年的修為嗎?"

忽然四周散化出強烈的白光,東門澄雪看了看東門季樹喊"偉大的風中神,請賜我迅間,轉移到光之所處。"強烈的高速,使澄雪他們很快的便到達司徒煜他們的所處。

邪神諾科斯撒雖然已消散了,但司徒煜卻昏倒了,他周邊的金黃色氣已轉成白色,而且越來越強了,這裡原本的累暗屬性完全被白光所蓋,周圍的空間也開如破碎了。

澄雪眼看情勢不利立即大喊"快到我身邊來",東門季樹立即跑到司徒煜的身旁,一把抱起昏倒了的他,貝兒則走到司徒言雅跟前,大力的拍醒他,然而司徒言雅卻怎麼也不醒,氣得貝兒找著他的衣服拖到澄雪他那裡去。待所有人都走近後澄雪便開始低吟"天地的眾神請賜予我風神之力,大地轉移!"。

片刻,一道一道的綠色處光包團著眾人,轉眼的迅間他們已跳出夢境。

微微的光在石板路上閃爍著,天空佈滿漆黑,無數的竹映在水中,空氣透著淡淡竹香。星星已下幕了,月仍舊獨酌。

數條身影忽然在這寧靜中從空中下降,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剛從夢中出來的澄雪一行人。

一著陸夢魔巧跟影不若而同的吐出鮮血,夢魔一旦被人沖破夢境,一般都只是死路一條。但由於澄雪使用的是轉移魔咒,所以傷害減半,才造成他們吐血的現象。

不過最不幸的莫過司徒言雅,因為他是被貝兒拖著的,好不巧貝兒著陸的地點是亭台的附近,而更不巧司徒言雅的頭撞上了柱子,原則已醒來的他再一次昏睡過去了,貝兒對著他反了一白眼後,將他隨手掉至亭中,再走近澄雪他們身旁嬌怒道"大師兄你們來得還遲,要不是司徒煜那傢伙,你早就見不到可愛的小師妹了。" 而且司徒言雅那傢伙被我還遜,都不知他是不是男人。

東門澄雪面對小師妹的憤怒並沒有作聲,而是用一種怪異的眼神望著貝兒,若有所思的跟東門季樹作眼神交流。貝兒被兩位師兄看得發毛卻又不敢作聲,生怕一出聲師兄們就知道她做的蠢事,啊…不…那不是蠢事,只是失誤吧了,不用太放在心上,人嘛…總會有失誤的,反正現在已知道那是錯誤的,以後不用就是了。不過那個邪神諾科斯撒真是遜死了,嘿嘿…司徒居然是聖徒之者,今後可好玩了。

貝兒正在心爽著的時候,澄雪終於開聲了"你干了那種蠢事,還有心機在想別的,看來你最近真是太鬆散了,來這裡之後你好像也很久沒修練了,待會我會跟你四師兄說,讓他好好督促你學習,免得你再用那半調子害人。"

?...不會吧!四師兄來督促我學習,今次死定了,貝兒一邊想著一邊打算察看東門季樹的表情,可是怎麼也看不見"四師兄呢?在哪?"。

"我讓他送司徒煜回房了,你也快去睡吧!明天開始便要繼續你之前的修練"聽到澄雪一再提修練,她就知道自己沒望了,大師兄雖然很好說話,可有一說到修練時卻非常嚴謹,一點也不會放水,真是小氣,算了,睡就睡。

貝兒走後,東門澄雪再看向夢魔巧影他們身上,巧看見澄雪將視線放到他們身上立即道"殺掉邪神的可不是你,我們剛說的契約無效"。

"你們的傷還好吧!"

"已經好多了,你放心吧!我們不會再進入你們這些人的夢了"話一落他們的身影也不見了,獨留澄雪在這,其實剛剛就算影不說,他也不認為他們會蠢到再進入他們的夢境,他想知的可是別的事。

待續~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