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架空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塵世的捉弄…
使千年的誓言一再消散…
分隔的那些年…
他們的命運將怎麼…

一大早花園中便傳出陣陣吵雜,讓左鄰右舍和住所裡的人不禁好奇,忽大忽小的聲音不斷從花園傳出" 四…四師兄…咱們休息一陣子好嗎?很累哦!"她可沒那個氣力跟他再耗了。

只見他馭氣一縱,東門季樹像是沒聽到貝兒的說話,依舊劍影揮來,連一絲空隙都不肯留下,直直的追迫著貝兒,彷彿她是他的仇家似的。

貝兒雖然嘴上哇哇大叫,但完全看不出她能有多累。對著東門季樹迎面而來的劍花,她每一招都七閃八閃的接得極為巧妙,跟季樹的進攻配合得完美至極,像是共同合演劍舞飛花一樣。

"四師兄,手下留命啊……"就在貝兒喊完以後,季樹的劍也停下來了。

"謝謝四師兄手下留命"貝兒樂得大叫。

季樹依舊表情冷冰冰的看了看貝兒說"吃過早飯到我房裡找我"。

貝兒不滿的說"?…吃完早飯還要繼續。"

"待會我會帶你到外面鍛煉一下,你不只力量弱,連咒文基礎也太差了"。東門季樹冷淡的說。

"那有你說得這麼差,不要拿我跟你這冰塊比,咒文我承認是不怎麼好,但剛剛你出的招式我接得到。"可惡…這冰塊自己的實力強說好了,干嘛要說她弱,都說昨天那是失誤了,他們還要她修什麼煉。

"吃完早飯來找我"說完東門季樹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可惡"貝兒看著東門季樹冷傲的背影,覺得今天的四師兄比以前更難以捉摸了,到底為什麼呢?

這時,從昨晚一直睡在花園亭中的司徒言雅發出一聲不滿"你才可惡吧!該死…頭很痛,最近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昨天的怪異夢已經很討厭了,一大早還要莫名被人吵醒了,又莫名的發現自己睡在亭中,最後更莫名的被那嬌嬌女的尖叫嚇著。呆呆的他很想把一切當作夢境又躺回地上繼續未完的夢。

"糟…快回房去,要是煜來找不我,那就糟了。"

※※※

"修煉"這二字成了貝兒最近的夢魘,每天,東門季樹總會在早飯過去就會拉著她到外面的去"修煉"。一向對修煉不太感興趣的貝兒在這段時間飽受虐待,她明知道東門季樹是出於大師兄的命令而對她進行修煉,也從修煉中知道自己原來真的很弱,但還是覺得自己很悲慘。雖然各方面也都進步了,但唯獨咒文怎樣也記不住,常常的出錯使得四師兄更加嚴厲。大師兄明明知道她的處境,卻偏偏又什麼都不能說,每天一大早的出門到入夜才回來,任由四師兄對她進行不為人道的修煉,哭…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可憐,都怪自己要跟著師兄們出門了。

"金木水火土雪風雷電,我以誓言為終結,命令元之氣替我毀掉前面的障礙"突然轟的一聲,四處雲石起舞。原本好好的泥濘地,四處都被石頭深深陷下去。有幾棵可憐的樹更是被毀得七零八落,殘缺的枝條滿地都是。

好半響後,東門季樹用利刃一般的冷厲目光掃向貝兒,一字一字的慢慢吐出"你想毀了這裡嗎?"。

貝兒先呆了一會,然後憤怒的大聲尖叫"是你要我用咒文打破這塊的破石"。

"我沒叫你將這裡破壞吧!"東門季樹冷冷的說。

好了,是她不好沒將力度調教好,她囁嚅,有些抱歉的說"只是小小的失控,我…我會將這裡修好的了。"大冰塊不愧是大冰塊,冰冽的目光足以嚇死人,好在有煉過,不怕不怕…貝兒輕輕拍拍胸口,總有一天她絕對會讓那大冰塊哭爹喊娘,現在先忍著轉身進行修整吧!

說真的這四周的風景還真是不錯,四面被湖水包圍,遠處有不少高山,粼粼水光映著周邊的竹樹,好一幅山水畫。
可惜…可惜…為什麼她這般可憐了,明明現在是風和日麗最適合出去溜溜,來到這般詩意的地方又只能不停地被四師兄壓榨,哭…世上沒有比她更可憐的人了。
趕快收捨完好,貝兒深深的呼了一吸"呼…真是夠了,每天每天的修煉,大師兄到底在忙什麼了,咱們不是還有要事辦嗎?"
遠處傳來一陣陣的琴聲,有人慢慢的吟唱起來"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聲音越來越近了"物是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貝兒看見了越駛越近的船隻,船上隨了一位年輕船夫外,還有兩位姑娘,一位在撫琴一位則在吟唱,吟唱的歌聲越來越大"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而貝兒也更看清船上的人的容顏了,那名年輕船夫,他一身醒目的大紅衣袍,眉眼嘴角淨是桃花,且笑起來滿身邪氣,或者不該叫他作船夫,他該是一名有身價的公子哥兒,想來是為了自娛才親自划船。旁邊的兩位少女,身上的穿著也不像是底下的人,就拿正在吟唱的少女來說,清雅秀麗雖比不上正在撫琴的少女般野艷明麗,卻也是一朵幽蘭小花,清秀可人兒。另一位撫琴的少女則是一朵野艷的帶刺玫瑰,各有特色。"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歌聲終了琴也停下,小舟上的男女正正享受著湖上的風光。
東門季樹聽見歌聲援援停下,也慢慢的把眸睜開,看著離自己不遠的湖上的小舟,而這時前一刻還剛剛唱完曲的少女,也剛好與他的視線相交,如星似般兩人的眼眸除了對方誰也看不進了。兩人定定的靜止般不動了,彷彿世上只有他倆在而已。
萬里相隔,與酒交杯。忘卻生死,醉是自能醉。花開花落,清天傲然。迴旋轉處,愁是心中愁。
落花有意,流水有情,只是相隔千年,愛仍相隨。
晴空碧綠,鳥語花香,多年來的尋找,愛仍不變。
待續~
P.S:少女所唱的詞是武陵春,作者:李清照。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了,這裡其實是哪?”到了絕域這麼久,貝兒覺得自己對它的認知還真是少的可憐。

“這兒是曲絕山”回答她的是甚少出聲的東門季樹。

“真是難得四師兄這兩天話不是只說一兩句”大冰塊轉性了嗎?還是世界要毀了。希望明天醒來大陽還會升起。

季樹微挑著眉梢,懶得半吭聲。

“丫頭,你想說什麼便說吧!別給師兄打龍套。”到底是自家出產的鬼靈精,澄雪又怎不知她在想什麼。

“那有,人家只是覺得四師兄這兩天很奇怪而已。”真是的,把她想成是什麼?

“了對三師姊有否見過渾沌,沒有的話人家就回去跟他們說說渾沌到底是怎麼樣的生物。”

“師兄師姊他們都見過了。”季樹道。

“吓…什麼!本想說給三師姊聽的,她對渾沌或許有些許兒興趣嘛。怎知她看過了,一點都不好。”本想說回去炫耀,怎麼只有她一個人沒看過,還好先問了,不然就羞死人。

“咱們很快便可看見了”澄雪指了指不遠處的山嶺。他們只是走了兩天多便到達山嶺,那可是平常人的十倍。這曲絕山,山嶺前是一年四季都是春暖花開,唯獨山嶺雪花飄揚。

這裡的山嶺一年到晚總是雪花飄飄,皚皚的白雪將整個曲絕山嶺覆蓋,沁寒的冷意在靜謐裏無聲地停留,幽幽的揚起一片蕭索寂寥的冷瑟。除了山的彎曲難行,再加上山嶺的嚴寒天氣,沒有人會願意到這般絕景上來,所以他才有了這麼的一個名字“曲絕山”。

   此刻,在綿綿絮絮的飄雪中,曲絕山嶺上踽踽行來兩三的人影,清俊的五官異常秀氣,恬淡的神情寧靜安詳,頎長的身軀透著斯文儒雅的氣息,看似溫馴柔和的好好先生,又像是飽讀詩書的書香子弟。

   這一位非常清秀的書生型公子正是澄雪,身後跟著的那位帶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神韻的冷峻男子就是季樹,隨後的嬌俏活潑的女子盯是貝兒,她正用她那甜美的聲線吱喳吱喳的叫嚷著。正常來到如此寒冷的山嶺,是必須穿著厚重的棉襖這類衣物,但澄雪一行人只穿著單薄的衣衫,完全忽視天氣的嚴寒。

   不過這也沒什麼,畢竟他們都不是尋常人,在他們前方的這位才是真正的厲害。他一身的雪白長袍,配著顯然過於雪白的肌膚,眼睛是銀色的光影,慵懶的斜躺在柔軟的雪地上,帶著一身的貴氣略略的看了澄雪他們一眼,再用手輕輕的把玩落在地上的雪花,雪花穿過他的手心暖暖的瀉出。

他,美的不像話。就連澄雪也比不上,澄雪的美跟他的很相近,都是看似仙人的美,但相較澄雪的美,他的美更是一絕,渾身散發著不容褻瀆的神聖。高貴而聖潔,是貝兒對他的評價。跟大師兄跟爹爹的仙骨風有著非常明顯的差距,她本以為大師兄已經夠美了,他比大師兄還要美的太多了。

“凜,好久不見了”澄雪溫柔的一說。相較於澄雪被喚凜的男子顯得冷淡多了,他慢步的走近澄雪。一把手的將澄正擁在懷中,把頭放進澄雪的頸間,吸著屬於澄雪的芬芳氣味。

一旁的貝兒看得眼都突了,嘴巴將開了。他剛剛不是很冷淡的嗎?怎麼突然變熱情了,也不想想這邊還有人在,天啊!兩位都是仙人樣的美男子擁在一起,那畫面的真不是一般的美。想想看那是多麼難得的畫面,要是街上那群女子看見了,不尖叫才怪,司徒言雅那色鬼看見了定吵著了。

對比貝兒的驚嚇,季樹要正常得多,他還是一慣的冷淡,可是嘴角的上揚出賣了他,看來他是很高興的。

抱夠了澄雪,他左右搖晃的走到季樹前,對著他展開笑顏,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奇怪的是季樹沒有把他推開,季樹的潔癖感很強呀!

正當貝兒在數著季樹這兩天的奇怪舉動時,凜走到貝兒跟前,再回頭看看澄雪他們。

“她是貝兒”澄雪告訢凜她正是那個小人兒。

凜靜靜看著貝兒,貝兒被他看得心都寒時,他突然用手輕輕的撫弄著她的頭髮,笑得如沐春風。那一瞬間貝兒覺得心頭一熱,不知為何哭了出來,像是什麼東西失而復得的,可她跟凜是第一次見面而已,為什麼呢?貝兒不解的看著凜,想凜告訴她為什麼?為什麼這般的傷感?為什麼這般的心痛?這一點都不像她,她可是軒轅貝兒,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大師兄跟爹爹的貝兒,沒有誰能讓她哭的,他憑什麼?可惡…眼淚為什麼止不了?為什麼…為什麼?她忘記了什麼?

凜什麼都沒說,只是輕輕的拍著她的背,直到她的淚停為止。

待續~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師兄,到底要走到什麼時候,可以休息一下嗎?”再不休息她的腳會沒命的,他們到底那來這麼多體力,一天不吃不喝的走著,是人就該休息啊!而且大師兄實在很太過分了,她被四師兄殘忍虐待的那些日子…啊!不…是跟四師兄修練的那段日子,他都不知掉下咱們在那裡快活了。一回來就嚷著收拾收拾,也沒說要去那,走著走著就到山上來了。好了……現在走了一整天也不讓人休息。天啊!真後悔當初要跟著他們,她忽然覺得自己好命苦了。

“那就休息一下”說完東門澄雪輕輕的走到附近的樹邊坐下。

“呼…累死喝死餓死了”貝兒想也不想的從袋裡找了乾糧往嘴裡塞,還不忘打開水袋滋潤乾渴已久的喉嚨。一邊發出不雅的聲音“呼…果然人餓的時候,吃什麼也像珍饈。

對於她的吃相,東門季樹在前陣子已經令受過了,再看也就沒什麼了。所以他只是慢慢的拿出自己的乾糧來吃。可是相教之下澄雪是第一次看到貝兒那可怕的吃相“貝兒我從不知你的吃相是這般樣”。怪了…小師妹何時變成這樣不雅,明明從前一起吃飯時,她都是慢慢細吃。

貝兒對著澄雪反了反白眼“我都說了累死喝死餓死了,還管什麼吃相。”吃飽不就好了,反正這裡只有師兄他們在。“倒是大師兄你不餓嗎?”大師兄平常也吃不多,起碼相對其他師兄們要小的多,趕了一天的路他都不餓嗎?有時真覺得大師兄是神仙了。

對於貝兒的話澄雪只是笑了笑,然後拿出乾糧一邊欣賞風景一邊慢慢細吃,還真有仙人的影子。

“大師兄咱們到底是這幹什麼?”貝兒說什麼也要問清楚了。

“聽說這兒有渾沌”東門澄書操著輕快的語調說。

“那是什麼鬼東東啊!”貝兒不解的問“聽也沒聽說,大師兄你確定真有這東西,可別給我道聽途說。”

東門季樹嘲諷的看著貝兒,看得貝兒不滿的嚷道“你那是什麼表情看不起我呀!渾沌是什麼了不起的東東,不知道也沒罪吧!”

“是沒罪”東門澄雪好笑的說道“不過,那也是以一般而定,像咱們不知道便是罪過了,師父若知道也會懲治你。”東門澄雪依舊笑著,可是從語調上可聽得出他的輕視。

東門季樹用一慣冷調說“大廳上的那幅畫”

“什麼是大聽上的那幅畫……”說話的音調越來越小了,貝兒想起了大聽上的那幅畫,那幅畫上有隻毛絨絨的胖狗,毛色是白的,記得爹爹好像稱牠為渾沌的。

“大師兄,貝兒想起來了,渾沌是一隻全身長滿白毛的胖狗。”

“那不是胖狗,牠是渾沌,只是長相雷同。”澄雪溫柔的說。

“吓…牠不是一隻叫渾沌的狗嗎?”貝兒摸不著頭腦的說。

“渾沌是一個奇特的種族,牠不屬於狗類。”冰冷的口吻從季樹的嘴裡吐出。

“看來你連跟牠相處的那段日子也忘了。”澄雪輕輕的低吟。季樹則用一種深沉的目光看著她。

“吓…大師兄你剛在說什麼。”貝自歪著頭腦問。

“對了,你這陣子也進步了不少,找個時間跟師兄比劃比劃,看看你的成果。”澄雪對著貝兒露出他那仙人般的微笑。

天啊!大師兄那仙人般的微笑,到底有多少人受得了,像她這種有免疫力的人,看了也會心跳加速,還好心臟比較強,也沒被驚艷嚇得窒息,要不然可慘了。不過大師兄要跟她比劃……跟她比劃……等等……大師兄說要跟她比劃,不會吧!她不要了。

“大師兄,咱不是有事要辦嗎?比劃就免了,辦事較重要不是嗎?那就歪比了。”真要比她絕對會號的,又不是不要命,天啊!不敢想像了。

“怎會,即便辦事要緊,也比不過跟小師妹比劃。”東門澄雪深意的一笑,這小師妹不知為何每次聽見要跟他比劃時,都一副要死了的樣子,敢情跟他比劃好生可怕。不過每次用這逗她,她都是這般有趣。

“大師兄,咱不是來找渾沌的嗎?比劃的事遲些再說。咱們在也擔誤了不少時間了,該起程了。對吧!四師兄”貝兒一副拜託救救她的樣子對著東門季樹。

季樹看了看澄雪,淡淡的說“是該起程了,比劃的事等到了山嶺上再說。”然後率先走到前頭。

不…不會吧!真要比嗎…哭…她不要了。貝兒絕望的看著上天,希望上天的好生之得,能幫她脫離命運。

澄雪看著貝兒那哭喪著的臉,實在不明為什麼貝兒這麼怕跟他比劃,到底為什麼呢?這事也只有貝兒才知道了。

快步的跟著走在前頭的季樹,澄雪非常喜歡現在的日子,即使將來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好好保護他愛的人。

因為他知道這一天過後,等待他們的是惡劣的命運。


待續~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傳說中的聖者之徒
黃金的身軀
金色的聖氣
不容被觸犯的神威

一點淡淡的淡黃氣從劍尖凝結起來,形成好幾個一小團團的金黃色的球,直直的追迫邪神,司徒煜用凌厲的眼神和充滿了憤怒的低沉聲音道 "邪神諾科斯撒嗎?想不到真能見著,想要拿我的命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司徒煜的全身開始被金黃色的氣漸漸包圍,周遭的氣也開始由黑轉變成金黃色。

邪神諾科斯撒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金黃色氣,隨手掉出一些邪氣將那些小金團一一化解,然後道"聖之氣",再看向司徒煜"你這小子居然是聖徒之者,好…好…想不到過了一千年後還能遇見,哈哈…一千年前的仇,就讓我殺了你結吧!"

話音一落,數個由黑色霧氣形成的小球襲向司徒煜,司徒煜反手一刀,將其阻擋,再用劍揮出數個金團,這次的金團較上一次的強上不少。而邪神諾科斯撒身上的邪氣也越來越強烈,四周的黑霧飄散,現在除了司徒煜的劍發出的光茫外,這裡可無一些光亮,就連先前的司徒煜身上的金黃色的氣也消失了。空氣中只有黑暗的能量,就連司徒煜的劍發出的光茫也開始看不清了。

邪神諾科斯撒再發出數個的黑球,用閃電般的速度很快便探到司徒煜的跟前,司徒煜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覺得身體如墜入冰窖一般,血液在這一刻似乎完全凝固了似的,而他手中的劍已被那些黑色的球體彈開了。

邪神諾科斯撒將司徒煜帶到自己身處的那團黑霧中,這時司徒煜的身上光茫又開始驟然大漲,這次的氣比之前的更為強烈,將身邊所有的邪氣完全吞噬其中,黑暗頓時消失,周圍又變成了一片光亮。使得邪神諾科斯撒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身上那團黑霧被金光瞬間的湛放所傷,一道道湛然金光射向邪神諾科斯撒,金光逐漸轉化成了聖潔的白光,淒厲的咆哮聲不斷的響起,邪神諾科斯撒就在那白光的作用下,漸漸的消散。

貝兒看著發光的司徒煜低吟"傳說中的聖者之徒、黃金的身軀、金色的聖氣、不容被觸犯的神威,是這傢伙。"居然這麼被我碰著了。

向前望著的澄雪一行人,巧不滿的對影說"為什麼要答應他們?他們根本是不懷好意。"

"那你說該怎樣做好了,只憑你跟我合力是對付不了邪鬼的,現在只能夠靠他們了,如果不能在夢中解決掉邪鬼,死也是咱們的命。你想白白浪費咱們這些年的修為嗎?"

忽然四周散化出強烈的白光,東門澄雪看了看東門季樹喊"偉大的風中神,請賜我迅間,轉移到光之所處。"強烈的高速,使澄雪他們很快的便到達司徒煜他們的所處。

邪神諾科斯撒雖然已消散了,但司徒煜卻昏倒了,他周邊的金黃色氣已轉成白色,而且越來越強了,這裡原本的累暗屬性完全被白光所蓋,周圍的空間也開如破碎了。

澄雪眼看情勢不利立即大喊"快到我身邊來",東門季樹立即跑到司徒煜的身旁,一把抱起昏倒了的他,貝兒則走到司徒言雅跟前,大力的拍醒他,然而司徒言雅卻怎麼也不醒,氣得貝兒找著他的衣服拖到澄雪他那裡去。待所有人都走近後澄雪便開始低吟"天地的眾神請賜予我風神之力,大地轉移!"。

片刻,一道一道的綠色處光包團著眾人,轉眼的迅間他們已跳出夢境。

微微的光在石板路上閃爍著,天空佈滿漆黑,無數的竹映在水中,空氣透著淡淡竹香。星星已下幕了,月仍舊獨酌。

數條身影忽然在這寧靜中從空中下降,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剛從夢中出來的澄雪一行人。

一著陸夢魔巧跟影不若而同的吐出鮮血,夢魔一旦被人沖破夢境,一般都只是死路一條。但由於澄雪使用的是轉移魔咒,所以傷害減半,才造成他們吐血的現象。

不過最不幸的莫過司徒言雅,因為他是被貝兒拖著的,好不巧貝兒著陸的地點是亭台的附近,而更不巧司徒言雅的頭撞上了柱子,原則已醒來的他再一次昏睡過去了,貝兒對著他反了一白眼後,將他隨手掉至亭中,再走近澄雪他們身旁嬌怒道"大師兄你們來得還遲,要不是司徒煜那傢伙,你早就見不到可愛的小師妹了。" 而且司徒言雅那傢伙被我還遜,都不知他是不是男人。

東門澄雪面對小師妹的憤怒並沒有作聲,而是用一種怪異的眼神望著貝兒,若有所思的跟東門季樹作眼神交流。貝兒被兩位師兄看得發毛卻又不敢作聲,生怕一出聲師兄們就知道她做的蠢事,啊…不…那不是蠢事,只是失誤吧了,不用太放在心上,人嘛…總會有失誤的,反正現在已知道那是錯誤的,以後不用就是了。不過那個邪神諾科斯撒真是遜死了,嘿嘿…司徒居然是聖徒之者,今後可好玩了。

貝兒正在心爽著的時候,澄雪終於開聲了"你干了那種蠢事,還有心機在想別的,看來你最近真是太鬆散了,來這裡之後你好像也很久沒修練了,待會我會跟你四師兄說,讓他好好督促你學習,免得你再用那半調子害人。"

?...不會吧!四師兄來督促我學習,今次死定了,貝兒一邊想著一邊打算察看東門季樹的表情,可是怎麼也看不見"四師兄呢?在哪?"。

"我讓他送司徒煜回房了,你也快去睡吧!明天開始便要繼續你之前的修練"聽到澄雪一再提修練,她就知道自己沒望了,大師兄雖然很好說話,可有一說到修練時卻非常嚴謹,一點也不會放水,真是小氣,算了,睡就睡。

貝兒走後,東門澄雪再看向夢魔巧影他們身上,巧看見澄雪將視線放到他們身上立即道"殺掉邪神的可不是你,我們剛說的契約無效"。

"你們的傷還好吧!"

"已經好多了,你放心吧!我們不會再進入你們這些人的夢了"話一落他們的身影也不見了,獨留澄雪在這,其實剛剛就算影不說,他也不認為他們會蠢到再進入他們的夢境,他想知的可是別的事。

待續~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傳說每當地裂昏暗的時候,鬼火四處飄揚,周遭的鬼怪亂成一團,再加上有強烈的青光發出,那時邪鬼便會出現。邪鬼的出現更會連帶使地下的暗黑生物不斷湧出,造成極之可怕的現象,邪鬼出現也就罷了,但暗黑生物的頑強生命力才是使人害怕的。雖是低等的生物,可每宰它們一下,它們便會自動分割成兩份,然後繼續進攻。如是無止境的攻戰不斷展開,直到你筋疲力盡你還是無法把它們一次打敗。

邪鬼也就是相中它們的能力,才收它們做手下的,畢竟在黑暗世界中,暗黑生物根本就沒地位,而且思考能力低,沒有固定的形態,這樣的它們也只能被邪鬼驅使做事。

其實邪鬼一點也不可怕,因為他身上總是散發著可怕的綠光,但實力卻不怎麼樣。前頭有暗黑生物在擋著,它們的再生極強,根本就很小需要邪鬼自己出馬,敵人就掛了或逃掉。所以邪鬼一點也不強,還可以說是弱了。可他也夠狡猾,只雖躲在暗黑生物後面,坐收漁人之利。

"該死,怎會好出現不出現居然來了這麼多暗黑生物"哭……人家最害怕就是暗黑生物啊!這下該怎麼辦?大師兄、大冰塊你們再不來救你家超級無敵可愛的小師妹,那她就會香消玉殞了。

貝兒眼看著暗黑生物不斷增加,自己也只能不停逃走,正感到心灰意冷。誰教暗黑生物是她的死敵。唉……真為自己感到悲哀。

誰知還未從哀傷走出,就見到司徒煜不知何時拔劍狂宰暗黑生物,看得貝兒眼都突出來了,大聲喝叫"司徒煜你這個殺千刀的快給我住手!你想害死自己我管不著,但你不要拖我下水啊!我很無辜的。"貝兒看著司徒煜一氣呵成的俐落刀法,臉都黑了。

司徒煜沒理會貝兒的喊叫,還是一劍一劍的劈過去。貝兒繼續朝司徒煜的方向叫"不能用劍,這只會使它們不斷增加啊!"難怪怎會有這麼多暗黑生物,都怪司徒煜了。

"怎樣做,那要怎樣做才能消滅這些東西"司徒煜酷酷的問。他已經打的很厭煩了,那些東西只有增沒有減,好像永遠也消滅不完,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把它們全都滅掉。

"嗄……"貝兒一時反應不來。暗累生物的消滅方法嗎?從前是有聽爹爹提過,但是什麼呢?好像是……

貝兒想破了頭也記不起,眼前閃過不少鬼火,貝兒只能跳躍躲過,被鬼火熨傷一點也不好,鬼……鬼火……貝兒靈機一動立即對司徒煜說"火…是火,暗黑生物最怕光,它們不能活在陽光下,一被光照到它就會消失的"可是那裡有火,鬼火太黑沈沈,孽氣大重而且不夠集中,根本不能和唯數眾多的暗黑生物抗行,到底該怎麼辦。

這邊司徒煜聽了貝兒的話不再用劍,改用念咒的方式產生火焰,可是成效卻不怎麼大。而司徒言雅早在暗黑生物出現不久便被纏上,不久就陣亡,現在也不知身在何方,最大的機會是被暗黑生物埋掉,畢竟暗黑生物只會纏人而不會殺人,可憐的司徒言雅連哀號也沒有就被埋掉了。

爹爹好像說過有什麼方法能聚集鬼火,當時因為沒興趣所以就自動略過了。好像有說過用五芒星?聚,之後要怎樣呢?忘了。真糟糕…早知這樣就該跟爹爹學多一點,哭…現在什麼都做不來了。

不管了,先試試看好了。"司徒煜我現在要試試將鬼火集中,你來掩護我。"說完貝兒向著中心點跑去,五芒星的畫法好像是……先用手按著心口,然後面向西,再用咒術從中心軸開始畫起,成形了。接著是……貝兒根據自己的記憶念著一篇又一篇的咒文,心裡想著"呵呵……應該沒問題了,我真是太聰明了。"

就在貝兒在自鳴得意時,司徒煜問道"在那團鬼火中的是什麼?"是錯覺嗎?怎樣邪氣好像比剛剛還要強,那些黑漆漆的東東是消失了,但四周的寒氣卻急速上升,還有那發青的傢伙光芒好像變弱了,是眼花嗎?而且他身體好像在發抖。

"安了…安了,那些只是鬼火而已,暗黑生物品都消失掉,接著只要搞定邪鬼就得了。"真有成就感,嘿嘿…邪鬼嘛!看我怎麼整死你,居然害本小姐跟暗黑生物周旋這麼久,告訴你你死定了。哼哼……

壞心眼的貝兒正想用眼狠狠瞪著邪鬼時,看到了不得了的景象,原本意氣風發的邪鬼,正被鬼火迅速吞併。不,看清楚些那一大團鬼火中站著一個人,嗄…也不能說是人,因為有不小神怪,無論是高級定低級在一定的狀況下也能幻化成人型。不過…那到底是什麼?

墓地裏飄飄移移地出現了無數的鬼火,陰沈的哞叫聲從最大團的鬼火發出"是什麼人,竟敢把本神吵醒,不想活了嗎?"剛被吵醒的他脾氣一點也不好,環視四周,咪了一咪,凌厲的眼直射過司徒煜和貝兒,最後落在地上的司徒言雅身上。而司徒言雅好醒不醒,卻在這時醒來,看見自己被瞪後又嚇得立即昏倒過去。
看得貝兒在反白眼,司徒言雅啊司徒言雅,你到底是不是男子,三兩下便被嚇昏,真是沒用。

"你到底是什麼人?"司徒煜一點也不想大眼瞪細眼,快狠准的問了自己想知的問題,拖泥帶水不是他的作風。

"好大膽的,居然敢責問本神。"真不錯的年青人有氣魄,難得難得。但把我吵醒我罪還是饒不了,敢胡亂把他召出來就該要承擔他的怒氣。

"胡說,我只是在聚集鬼火,那有召你出來。還有你不說你是誰,我怎可能知你是誰?"用激將法應該知道他是啥東東吧!

"你說你在於聚集鬼火?難道你不知道在墓地聚集鬼火是召喚本神到來的方法之一。"天…他們未免太寶了吧!不過還是要宰掉他殺,雖然有點可惜,但他們不該對他無禮。若不殺他們傳出去他還有面,還能在神界立足嗎?給天帝那班自以為是的傢伙有機會取笑他?當然不能,把他殺了還快,那是絕不可能的事。

"你這死老頭,很煩啊!"貝兒還未說完,司徒煜的身影便從她身旁擦過,拔起劍向那團鬼火進攻。

※‧※‧※‧

"那傢伙不要命了,那可是邪鬼。影,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開打,這可是夢。夢一旦破裂他們夢魔可就有得受了,原本是想躲在一旁看戲,怎知會越看越可怕,他還想活命。

"巧,先冷靜下來,他們會將邪神召出來是出乎意料,現在最重要的是該怎樣喚邪神離開夢境才對。"

"話是這樣說,但該怎樣做。"這個他知道了,可要怎樣做才成了。

"你們想知辦法的話,我可以告訢你們,但…有條件哦!"東門澄雪微笑著慢慢走向他們,東門季樹隨他身後走來。

"你們是怎樣找到這裡來的"巧、影同時發問。

東門季樹冷哼了一聲,用他一貫口吻說"管不著"真是有夠言簡意賅。

"你…你這傢伙"巧不憤的說,季樹則懶得理他。

影快言快語的說"說你們的條件"邪神不是他們夢魔能對付的,既然他們說有辦法,那就讓他們去做好了。之於談條件也得他們活著才成。

"條件嘛…我不想現在說,我向來喜歡辦成事,再說條件的。"東門澄雪壞壞的笑。

影頓了一頓說"好,成交。"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月亮高高的掛在天上,在浩瀚的宇宙中繁星閃動著。風輕輕的吹著大地,樹葉發出沙沙的清脆響聲。池中的小魚在水中遊樂,遇爾俏皮的躍起。小亭靜靜的佇立在園中,夜鶯在鳴叫,夢在徘徊。

微微的光映在石板路上,黑壓壓的人影在亭中竭息,空氣透著淡淡酒香。月在獨酌,人在自醉。

"大哥,你覺得司徒兄弟到底在安什麼心?今天下午的相偶到底是安排好,還是偶然?"東門季樹問道。

"啊嗯……現在還不太確定,不過他們必不簡單。……而且你忘了嗎?師父曾說這世上是沒有偶然的,有的也只會是必然。"東門澄雪對著東門季樹微微的笑"看來你相當在意他們。"澄雪看了一看夜空,浮現著一抹深意的笑。"特別是哥哥。"

東門季樹不是不知道東門澄雪那抹深意的笑的含意,不過他直接略過,從樹上折下一根斷枝,輕輕的放在手中把玩,冰冷的眼睛出現一絲興味"他……身上有著淡淡的荷香,即使是在一定的距離也不難察覺,還有他的眼神,從一開始就不停的打量著我們,看來深沉冷清,這不是少年該有的眼神和沉著,最重要的是一對上他的眼睛,就像被他吸引著令人移不開視線,"忽然強而有力的手捏碎了手中的枝條,"這樣的人……為何會存在感薄弱?"

"也是了,擁有姣好的美?,清冷的性子,卻不易被人察覺,是想把自己隱藏?還是在算計甚麼。看來,今後將會越來越有趣了。"東門澄雪拿起酒杯放在柔軟的唇瓣邊優雅的喝下。

無論是敵人還是朋友,能跟他們相遇也挺有趣,至於今後的事……誰知道,能認識也是一種緣份,不是嗎?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他們會是前者還是後者呢?真期待今後的發展。

※※※
穿著月白色的長袍,銀絲隨著風吹而發出沙沙的響聲,優雅的舉止讓人誤以為是月下的仙子。與之相反的是穿著黑色長袍,頭髮俐茖的束起,冰冷俊俏且渾身散發寒光像是來索命的閰羅。

"這兩個人看起來差異還真大,黑白無常嗎?"

"還好,不過師父幹嘛要咱們觀察他們,憑他們還輪不到咱們出手。"

"這可難說,在還沒清楚他們的目的時,一切也要小心,別忘了師父既然交待咱們辦事,若做不好下場便是跟常夏一樣,你也不想變成那樣吧!天牢可不個好地方。"

"呿!真沒趣!"神祕少年不滿地道。

"有沒有趣,看下去不就成了。"

神?少年沒有回道,反而是撇了撇手,原本地上的水鏡忽地不見了,剛剛出現的景象也沒有。一切也變得虛幻,彷彿甚麼也不存在了。

"咱們行動吧!"

※※※

"如夢幻般的城,這兒是夢城嗎?"東門澄雪看著東門季樹尋來的地圖說。"原來咱們這幾天待的地方有夢都之稱。生也有時盡,死也無邊憶。上有帝相存,下有夢徘徊。"澄雪咪了一咪眼眼。"嗯,看來這兒的地名全是按照當地的屬性來命名,這是虛幻之地,本不存在真實,真亦假時假亦真,素有夢在徘徊,是夢魔最愛的留連的地方。但咱們在這裡三天,卻都是一覺睡醒,是空有之名,還是另有目的。對了,小丫頭睡了嗎?"

"睡了。"東門季樹簡潔的答。

"是嗎?……"

"……"

"季樹,明天一早去看看貝兒,我怕對方會先向她下手"那丫頭……希望到底她不要胡鬧,夢魔可不是好惹的,搞不好現在她已在胡搞了,真令人頭痛。"不……或許我們現在去一趟好了"三天已經夠他們觀察了,想必該是下手的時候。

※※※

"……"

貝兒不解的看著四周"這裡是那裡,好怪哦!"周圍漆黑一片,只有自己站著的地方拂起一絲光芒。"向前走吧!留在原地也不是辦法"呵呵…真有趣,,先去探險一下,找找誰這麼無聊將本小姐困在夢中,嘿嘿……該怎樣整他好了。就在貝兒想著如何整人時,前方出現了一整片墓地,似乎廢棄了很多年,由於一直沒有人來修整,一些墓碑已碎裂了,人骨則丟得滿地都是。而且隱約可看見青綠色的鬼火在飄來飄去,這樣的墓地通常也有不少鬼魂留滯。不過貝兒一點也不害怕,輕輕鬆鬆地走著,不時還躍跳幾下,避開各種坑洞。在這陰森崎嶇的墓地裡,看著這些鬼魂令她想到不少鬼點子了,當頭更興奮了。到底誰是她第一個要整的人呢?快點出來啊!

而這方司徒言雅他進入這墓地後"天啊!這是什麼噁心東西"看著地上的人骨四散,司徒言雅第一次體會到欲哭無淚的感覺,雖說從小到大也跟煜在晚上到過不小墓園探究,但只有自己一人時,還是會雞皮疙瘩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老天爺居然這麼待我,我明明在睡覺,為什麼會在墓園?如果就是作夢就算,但他剛剛偷捏了自己一下……很痛,所以不是在夢中,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怎麼辦,雙腳好像被什麼拉住了"身體明顯感覺到了一種陰冷的壓迫感,司徒言雅頓時慌了"鬼……鬼大哥,你我無仇無怨,您……您就放小弟一命啊!小……小弟一定會非常感激的"哇……好想哭哦!煜你到底在那裡,你親愛的小弟要被宰了。

不知是不是那些鬼怪聽懂他的話,還是基於什麼原因,他身上的束縛沒了"感謝老天爺,啊!不,感謝鬼大哥。"嘔……他到底要在這待多久,不想了先找出路,對!找到出路就不用待在這見鬼的地方。

哭……還真是見鬼的地方,才剛想找出路而已,又不知那隻鬼大哥又來纏他了,司徒言雅呼哧呼哧的喘著氣,不敢發出任何怪聲,就怕後面的鬼大哥立即撲倒他,想來他也真可憐,今天不小心錯認某位美男為美女,弄得人盡皆知,丟臉丟到家,要不是他面皮夠厚,他早就撞牆…啊!不,撞豆腐自殺了。晚上不就睡過覺,也能走到墓地去,他到底在走什麼霉運。

司徒言雅一邊拼命咽著乾澀的口水,一邊拼命抑制自己發抖的欲望。好……恐怖啊!他不是沒見過鬼,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畢竟以前見到的也只是小鬼一兩隻,那時他也只是緊張而沒有恐懼。所謂"小鬼"在他作為正常人生活的十多年當中都只是看過幾次,而且每次煜也在,所以他沒有害怕的感覺。但這次煜不在,而他也沒有驅鬼的經驗,所以是絕對對付不了。再說這裡的鬼怪絕對比以往的小鬼可怕千百倍,而且數量也不少就是了。

越想越可怕,人的恐懼有時根本不是受意志和理智所左右的,該害怕的時候還是害怕得要死。這會兒更聽到有人…… 不,有鬼在叫他,司徒言雅快找狂了,此刻他將那些理智什麼的都忘光光了,只是不斷發出淒厲的叫聲狂奔"哇呀呀呀呀!好可怕啊!!救命啊!鬼啊!誰來救救我啊!"

"喂…喂…我說你是不是司徒言雅啊?怎麼都不理人,真是沒禮貌"貝兒好奇的問。本來她是想找人惡整的,但方圓百里了無人煙,直到她從遠處看見這人不停地在原地打圈走,走來走去的走得她眼都花了,他還在轉圈。真是服了他,她才好心的提醒他,怎知他在聽到她說話後,轉圈的速度更快了,真是怪人。

司徒言雅現在根本就被她嚇得什麼都聽不見,嗄……應該說是不敢聽吧!貝兒看得不耐煩正想走前去時,一個人影迅速接近司徒言雅,險些把貝兒都撞飛了,貝兒正想破口大罵時,看見司徒煜正扶著司徒言雅起來。

"煜,你終於來了"司徒言雅死命的抱著司徒煜,見到自己的救星來了,死也不要放手,他再也不想自己一個人在這鬼地方。

司徒煜沒有說話,只是任由司徒言雅抱著,然後直直的瞪著貝兒(其實瞪著是貝兒自己認為的)。

貝兒被瞪得起毛於是道"喂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不過就只是墓地而已,幹嘛在哭爹喊娘,難看死了"貝兒看著兩個美少年抱在一起,不,該說是另一個死抱著,雖說很養眼但他們是兄弟。啊!該不會是禁忌之愛吧!呵呵……不錯不錯"嗯……你們那個是攻那個是受"說完發覺自已好像太直接,想了想便說"其實只要兩人相愛,什麼也不要緊,真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我不會亂跟人說的,畢竟這是為世所不容的。那你們該放心,然後告訢我你們到底那個是攻那個是受。"貝兒忽地雙手一拍"啊!你們是害羞嗎?也對了這麼私密的事,那會隨便說出口。"看了看他們一眼用很輕柔的聲說"那我用說的,如果是你們只雖點頭好了。嗯!就這樣辦。先從你吧!你是哥哥而且從你的樣貌看來應該是攻,那司徒言雅該是受了。"貝兒自顧自的說"我說得沒錯吧!"然後就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而一旁在聽著她瘋言瘋語的司徒兄弟,面上則掛著滿滿的黑線,汗在不停滴著,直到司徒言雅受不了"你到底在胡說什麼?"瞧她說得像多真實"快給我停下來"天啊!真是瘋女人一個。

"什麼胡說這是事實,不要因為被我說中就惱羞成怒"貝兒決定不放過他,誰教他這麼兇。

"你……"

地面忽地微細的振動起來,像是顫抖似的,振幅雖然不大,但是地面開始扭曲,四周的鬼影亂成一團,鬼火越來就好像有越多,隱約可聽到啪滋啪滋的聲音,彷彿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要到來。

一團青綠色的鬼光不斷散發,使黑漆漆的墓地更顯可怕,一旁鼓起了無數的包,鼓包一個一個砰然破裂。烏七抹黑的黑暗生物拼命的不斷向上爬,那團青綠色的鬼光越來越接近他們。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偶然的相遇,是為了將來的福禍…
必須發生的…誰也沒法改變。
在旅途中感受,為的…全都是命中注定。
命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晴川落日初低,惆悵孤舟解?。
鳥向平蕪遠近,人隨流水東西。
白雲千里萬里,明月前溪後溪。
獨恨長沙滴去,江潭春草萋萋。
【謫仙怨‧劉長卿】

清翠的歌聲在茶館內不時聞起,陣陣的茶香飄散在館裡四面八方,館外起了一陣喧嘩,可是不久又停了。不過人的絲語聲還是能聽到,只是不再那麼吵而已。在這樣的地方,人語聲本來就不缺,能靜靜地喝茶的恐怕也只有坐在茶館二樓死角的少年了。

如果不是太留意的話,你是不可能發現到他的。不是說他的外表不出眾,相反他生得很俊逸,可他給人的感覺像是無,存在感太薄弱了,薄弱到沒人注意到他,當然店小二是例外的(根據店小二的說法,他原本也沒發現,不過那位客官有叫他上茶,才知道他的存在,不然誰也不會注意到。),要不然他的茶那來。

這樣的人卻在這樣的地方,令人好奇也讓人感到可怕。好奇的是他這個人,感到害怕的則是"他是人嗎?"。

鬼怪雖不能在多人的地方出現,可卻喜歡熱鬧,乘著熱鬧多人的地方找可替代自已的人,說不定他也是了。

館外忽然又響起清澈的說話聲。"美人…美人…在下可否知曉你的名字…天!遠看已經非常漂亮,近看更是一絕,好一位天仙美人兒。"原本在靜靜喝茶的少年,在聽到館外的吵鬧聲後,站了起來從腰間拿出銀兩輕放在桌上,然後走出茶館。

街上熱鬧非凡,四位出色的男女在人群的中心,聲音正是從這而來的。

"這…這…這…這麼的美人居然是男的!"。

"天!真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美人兒,沒…沒了。"

少年一直走到人群的中心說"言雅,你在幹什麼?"

司徒言雅聞聲轉後看"煜"。

他到底是司徒言雅的誰呢?比起活潑率性的司徒言雅,他則看來剛毅嚴肅、一絲不苟,且存在感薄弱,明明是一樣的俊朗,卻被別人比下去了。

東門澄雪仔細的打量著這位少年,穿著藏青色的掛袍,眼睛看去像一潭死水,沒有任何起伏,臉上神情嚴肅,雖然清冷卻令人移不開視線,最重要的是他的出現令司徒言雅臉都發青,真是個有趣的人,看來跟季樹會很合得來。看了看東門季樹,他的臉看來無波,可眼神卻閃爍著,他對此人看來相當感趣了。

貝兒嘩然的說:"哇呀!他又是誰?"司徒言雅瞪著她說"大哥"。然後再回頭跟少年說:"煜,你不是在茶館喝茶的嗎?怎到街上來了。"該死,煜不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嗎?怎樣這會兒會出現在大街上。

少沉默的看著他,看得司徒言雅頭都麻"煜…嗄…怎樣了…"。

東門澄雪看了感到好笑,但他沒笑出來。他比較想認識那位叫煜的少年,一位不苟言笑且年少老成的人。想著想著不如就行動吧!"既然大家這般有緣,不如就到茶館內喝杯茶如何?"

司徒言雅立即回頭說:"好!"

東門澄雪沒有看司徒言雅那邊,而是直直的盯著少年煜"在下東門澄雪,可有幸跟兄臺喝杯茶,還是…"。

少年望了眼澄雪說"司徒煜"接著便走向茶館。

東門澄雪聽後笑了笑也跟著走進去,司徒言雅也乖乖的跟著少年進入茶館,貝兒則是在抱怨"甚麼嘛,這人真沒禮貌。",東門季樹低頭喃喃說:"司徒煜嗎?"然後抬頭走進茶館。

*.*.*.*.*.*.*.*.*.*.*.*.*.*.*.*.*.*.*.*.

店小二看見東門澄雪一行人坐進茶館內,連忙走過來道"四位客官請問要什麼茶呢?店內剛好來了一批上好碧螺春,要不要試試看呢?"在店小二眼中穿著昂貴綢緞的他們可是上好的賓客,不能隨便得罪。

貝兒不解的問:"小二哥你那看我們只有四人"?東門澄雪也感到玩味,明明是五個人在,為什麼店小二會說成四人。店小二聽後心裡一寒:"客官您別說笑,不要嚇小人,小人可膽小得很,小人看到的明明就只有四個人而己。"店小二正感到非常無奈,這些人怎麼這般怪異,莫非有什麼不潔的東西在。

貝兒驚訝說道"胡說,明明是五人。"說完還算了算人數給店小二看。怎之這麼一數,讓店小二看見坐在茶館二樓死角的少年了。剛剛的那少年不是在樓上的嗎?何時坐在這兒。真是可惜了這副皮相,生得這般出息卻無存在感。現在想什麼也無用,還是先道歉好了,於是對著司徒煜說"這位小哥,真是抱歉。小人眼絕,居然看不見小哥您,還請小哥看在小人的愚笨上,別生小人的氣。"

司徒言雅聽後笑說:"小二哥別慌,煜向來就是沒什麼存在感,在家時也是這樣,你就歪道歉了,還是先拿幾份點心和剛剛你說的上好碧螺春來好了。"

"好的小哥,小人馬上去準備。"接著便飛也似的走開,像是有什麼兇猛的野獸在後面追著了。

店小二走開後"不會吧!怎樣看他也不像沒存在感的人。"貝兒看著司徒煜說著自已的見解。

司徒言雅笑說"那是因為你是小數能發現他的人。對了,說了這麼久還未全知道你們的名字了"。

"也對了,我叫軒轅貝兒,叫我貝兒好了,至於這位是我的大師兄名字你們都知道了。"貝兒看了看東門季樹"這位大冰塊是我的四師兄,他叫…"

"東門季樹"貝兒鄂然的看著東門季樹,雖然只是短短數字,但從平時不屑出聲的四師兄口中說著自己的名字,怪可怕的說,難道天要倒塌了。

東門季樹用眼角看了貝兒一眼,又繼續沉默了。

"那麼叫你們是兄弟囉"司徒言雅用兩手分別拍著東門澄雪和東門季樹"看起來不怎麼像了"。

東門澄雪笑說:"你跟煜倒是像的很了"。

"煜嗎?也是了,但你不覺我們像的過火嗎?要不是性子不同,怕是父母親也分不清了。"

"也是了"澄雪細細打量著司徒言雅和司徒煜。

"這麼說他是你大哥,可為什麼你叫他煜,不是該叫大哥嗎?"貝兒問了大家都想知的問題,既然是大哥就該叫大哥啊!叫什麼名字,那不是很不禮貌。

司徒言雅看了看司徒煜說"咱們是雙胞胎,不用分那麼清。"

"原來是雙胞胎呀!難怪這麼像"貝兒托著下巴點點頭說。

這時店小二走了過來將點心放下,並為各人添上茶說"幾位客官,請慢用。"接著便離開了。

"來,先吃些點心,喝點茶吧!"東門澄雪如是說。

"對了,司徒兄平時喜歡下棋嗎?"東門澄雪優雅的拿著杯了笑笑說。

司徒煜道"只是閒時玩玩而已,並無特別喜歡。"

"是嗎?這倒是和季樹很像呢!看來你們會很合得來。"

東門季樹和司徒煜相互看著對方,可卻沒有說話。

季樹拿著杯子若有所思地再看了司徒煜一眼後,便低下頭喝茶。

言雅跟貝兒不停地天南地北,沒有一分鐘能安靜下來。

東門澄雪表現得非常快樂,一直都笑著,可心中卻在想著"司徒煜,一個外表美麗,氣質清冷的少年,卻存在感薄弱。到底是刻意隱藏還是真的存在感薄弱,這還真是能人…玩味。"

同一時間司徒煜也在盤算著"他們到這裡來到底有什麼目得,在還沒清楚前暫時就先觀察吧!待會叫言雅小心一點,那丫頭一點警覺性也沒有。"

   茶館裡熱烈非凡看似平常,但各人的心暗潮洶湧,到底是敵還是友?目的又何在?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兒的風像狂郎般不停地捲起陣陣塵土,像是發洩憤怒般那麼樣使人感到不安。仔細的看,其實可以清楚看見風走過的痕跡,在天空畫過。周遭的樹在不停搖晃著,花兒也爭先垂下頭來,百獸在哀鳴,這裡一片看來死寂,彷彿沒有任何生物住在這兒,又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要來臨似的,但又什麼也沒到來。
 
它看來像一種警告,但又像是自然界的氣候。不過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它是一種警告,一種不能抵抗的神的旨意。
 
這麼樣的景象使經過這兒的人惶恐不安。『它』是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從此之後就再也沒有離開了。歡喜的時候,風在飄揚。憤怒的時候,風在不停捲動。這一次是它怒氣令這裡足足三個月不停狂飆。
 
可這時卻有二男一女趕路經過,看見這般的景象,他們也沒有一絲的愕然,就像他們早就知曉這裡的一景一物,,所以不會感到一絲的驚愕。這顯然也是他們都習慣這類異常,他們都不是一般的尋常人。
 
穿著月白色袍的年輕男子輕喃:“是這裡了吧!”與他相反穿暗黑色長袍的男子冷冷的看著風眼的中心,在他的四周圍繞著一股寒氣,使他看來冰冷且可怕。不過另外的兩位男女早已習慣了他那身冰調。
 
“應該是了,跟師父形容的分毫不錯,真是個死寂的地方,這裡的人都躲在哪?”穿著豔紅色裙裝的年輕女子問道。
 
“貝兒,你沒發現這四周到處佈滿結界,而且都是高等級的嗎?這個結界令這裡的人跟這個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埋進地下。”說完年輕男子輕輕舉起手指著風眼中心的紅塊。
 
“咦!我看看,那是將地面上所有東西轉移到地下的術,是相當高等且古老的法術,怕是爹一人也難弄得成的術,對吧~師兄。”
 
“貝兒,看清楚中間的標誌,那是至少三人才能結成的術,那表示至少有三位高手在這裡,不,應該不止。依這地方的遼闊種度,沒有十多位高手在此是不能行此法的。”
 
“那師兄既然有這麼多高手在,師父為什麼叫咱們來,咱們的能力又豈及得上十多位高手,若是他們都不成,咱們就更難解救啊!”
 
“師父是在盤算著什麼,才會叫咱們過來,咱們還是先進去吧,過了時限咱們就得再等下次月圓。貝兒,動手吧!”
 
“是…是…反正我最會這個。”貝兒聳聳肩蹲在地上雙手合著,嘴裡吐出一段段長而怪異的經文,忽然間整個地面開始晃動,剛來時的狂風消失了……
 
 
‡…†…‡…†…‡…†…‡…†…‡…†…‡…†…‡…†…‡…†…‡…†
 
 
今天的天氣風和日麗,昨天明明死寂一片的空地,如今卻變成堆積了滿滿行人的街道,令人一點都不敢相信這一前一後的變化,這就是絕域。如果不是昨天才經歷過狂風,還真以為是作了一場夢了,不過也真奇怪,大街上到處行人且笑聲不斷,這跟想像中的絕域形象差很多,貝兒感到極奇怪異,但真正奇怪的是兩位師兄,他們表現的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所有的一切就如平常般,還慢步在陽光下細說新語, 沒有思毫不安,為什麼他們就不能有些許疑惑呢。
 
在市集上閒逛的貝兒,一方面感到不解另一方面又覺得新奇,雖然他們在大街上已逛了足足三天,但女孩子嘛~就是喜歡小玩意,而這裡的小玩意手工精美,在外面可是買不著的,給三師姊買個回去好了,師姊可歡喜很了。不過這樣下去可不成,他們來這是有任務的。
 
“師兄,在這樣下去不太好吧。咱們這已經逛了三天了,爹到底要咱們來這幹什麼,這裡不是有很多世外高人嗎?何不找他們問問。”新奇的東西是好,但看多了也會厭。
 
澄雪和季樹沒有回答她,因為他們都在心中想著“到底小師妹是怎樣知道他們要出遠門的,為了她,他們可是天未亮便出發了,可她卻比他們還要早在渡口邊守候,且一路更是賴著他們,令他們頭痛不已。
 
貝兒見他們沒有回話,也便繼續逛她的大街,畢竟不是每人也喜歡貼人家的冷屁股,而且一貼還是兩個的了,讓她再看看小玩意不是更好。
 
“季樹,你察覺到嗎?從咱們到來開始已經三天了,他們還在監視,看來對方對我們這些外來人相當不放心了。”
 
“那就讓他們繼續監視好了。”東門季樹酷酷的說。
 
穿豔紅色衣服的少女立即張望道“哪裡…哪裡…師兄怎樣人家都看不見,監視的人呢?”
 
“你…唉!莫怪於師父會不讓你跟來,你根本是來倒事的。”東門澄雪搖一搖頭笑說道。
 
“只有四師兄跟來有什麼好,大師兄跟冰塊獨處可是自虐行為,師兄想做被虐狂方法可多著,不要用冰塊了。”
 
東門季樹不屑的看了貝兒一眼,然後冷亨了一聲。
 
“跟你在一起才是自虐行為吧!” 東門澄雪無奈地低聲說。
 
“大師兄!”貝兒不滿的說。
 
突然有一陣大喊聲“哪邊的…哪邊的…別走!”回頭看去大喊的是一位生得極為俊俏的少年,他看起來很急切的樣子,想來是被誰家宵小偷拿了東西。
 
誰知…他火速衝到東門澄雪面前對他說“美人…美人…在下可否知曉你的名字…天!遠看已經非常漂亮,近看更是一絕,好一位天仙美人兒。”接著便自顧自的欣賞著 “啊!對了,在下司徒言雅,美人不要慌,在下不是有意刁難姑娘的,實在,在下太想知姑娘的芳名,還請見諒。”
 
“嘿…嘿…哈哈哈哈……太…太…好笑了…了…啊~肚子…肚子好痛…啊…哈哈…四師兄你看到嗎?你大哥咱們大師兄” 貝兒聽到司徒言雅的發言後,笑得腰都彎下了。“大…大…師兄居然被…被調戲了…哈哈…要是被二師兄見著可好了,不…不得了眼水都出來了…這個司徒公子還真是性急…哈哈…哈…嗄…發…發不出聲了。”貝兒一邊笑一邊用衣袖抺去眼中的淚。
 
“貝兒,大師兄平時待你也不薄,你就這麼見不得你師兄我的笑話,還是你認為好東西該跟大家分享。”東門澄雪微笑的看著貝兒,那笑意看得貝兒心都寒,要是她真答是,她想她會死得很快。所以識時務者為俊傑,而她自稱為俊傑當然要說不了。
 
“咳咳,這位司徒公子,這邊的這位美人…”貝兒看見東門澄雪的笑容越來越燦爛立即改道“這位俊逸的公子是咱們的大師兄,本名東門澄雪,是確確實實的男子漢,可不是姑娘家哦!你眼睛要放清楚點,我大師兄穿的是什麼。”貝兒邊說邊觀察著司徒言雅的表情“怎樣…看清楚了嗎?”
 
“這…這…這…這麼的美人居然是男的!”司徒言雅一時接受不了澄雪是男的事實。“天!真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美人兒,沒…沒了。”
 
貝兒聽到他說的話後直反白眼,然後再瞧瞧東門季樹,他對整件事也沒啥反應,真是沒趣的冰塊。
 
不過,這個司徒言雅也真好玩,雖然大師兄真的生的好俊俏,但從沒被人誤會過是姑娘,只有很多的姑娘戀慕大師兄而已。大師兄走到那兒也是這般突出,尤其是他的那頭銀絲,更使大師兄男女通吃,誰也受不了他的笑臉,那更是一大罪過。
 
 大街上因為司徒言雅的瘋言非常擁擠,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有些人甚至爬到屋頂上,都是為了見見司徒言雅的口中的天仙美人。而東門澄雪他們未來想要不引人注意恐怕也是難了。
 
 忽然有把剛毅且嚴肅的聲音說“言雅,你在幹什麼?”
 
 司徒言雅聞聲轉後看“煜”。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pr 17 Tue 2007 23:27
  • 楔子

楔子

 

 

堤上黃夢一掃空,

 

雙華不歸雲依舊。

 

清空怎敵浮塵萃,

 

多少年又幾千載。

 

 

    “師父,這麼急著找徒兒來所謂何事?”說話的是一位擁有一頭絕美銀絲,

 

看來大概是二十五、六歲的俊秀年輕人。

 

 

    “澄雪,為師要你到『絕域』走一趟,那兒已經開始動輒,再過不久就大亂了。為師不能離開這兒,你就代為師去探究一下吧!

 

 

    “是的,師父,徒兒明個兒一早便起行。”

 

 

    “這一趟怕是要去一年半載,找個人跟你一起去,就讓季樹跟去吧!那孩子

 

也該是時候去面對了。還有別讓貝兒知道,小丫頭整天只會到處搞鬼惡整,別讓她來防礙你們。”說完揮一揮衣袖,又獨自沉思去了。

 

 

     東門澄雪一邊走一邊在心裡想著『絕域』。“有多少年沒從師父口中聽說了,   好像是從季樹到來以後,真是久遠的事了,還以為師父已經不再管那兒的事了。只是不知季樹聽到要去後有什麼表情。”搖一搖頭“還是算了吧!”然後畢直走向東門季樹住的藤院去。

 

 

     『絕域』一個大家也好奇但都不敢進去的地方,聽說凡是進去過的人想回

 

來也是不可能的事。但這個地方東門澄雪和東門季樹兩兄弟來說卻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小時候的澄雪跟師父到過那兒好幾次了,而十歲的澄雪更是在那兒撿到六歲的季樹,所以說他們對那裡既陌生又熟識。

 

 

     在澄雪的眼中,絕域是一個既荒蕪又繁華的地方。在還未看到街道城鎮的

 

時候,它是一個可怕且危險的地方,周圍被狂風包著,百獸的悲鳴聲到處都能聽到,雖然有花草樹木,可是卻沒有生氣,到處杳無人煙,是一個死寂沉沉的地方。可以的話他是不想再到那樣的地方,但師命難為…這一趟他是走定了。

 

 

     他最擔心的是弟弟季樹,雖不是親兄弟但卻比親兄弟還要好,他們可以是

 

朋友、是知己、是兄弟。季樹雖然總是沉著臉,常被小師妹戲稱大冰塊,但這麼多年兄弟不是當假的,現在的季樹雖然能面對過去,但絕域那邊可不是那般簡單,要不然師父也不會要他去探查,而且季樹在那兒的身份更是迷一般,讓他更不想他去。不過,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先跟季樹說,而且要小心隔牆有耳,讓小師妹知道了可不得了。走著走著,終於來到東門季樹住的藤院。

 

 

     藤院故名思意想必裡面當然是充滿藤蔓,但當你進去的時間,所看見的卻全是不同品種的花和植物,全都是帶劇毒的,當然不是沒有藤蔓,但在這到處是

 

毒花和植物的院落,注意不到也是正常的。原本這裡是充滿藤蔓的,但由於東門季樹性喜研究毒物,舉凡跟毒有關的植物和花草,即使千方百計他也會找回來一栽種到這裡來,使得這裡的藤蔓無處可生,差不多全讓他給宰了。

 

 

     因為他的愛毒成痴,弄得差不多所有人都不敢隨便進入藤院,怕不小心害自己中毒也不自知,要知道藤院多的是不用接觸隨空氣散播的劇毒,能沒有他帶

 

路安全進入的也只有小數人而已,因此他樂得沒人打擾安心研究他的毒物。

 

 

     澄雪一踏進藤院便往練丹房去,此時正值黃昏時分,東門季樹多半都在練丹房,誰知他還未進入練丹房,東門季樹便從裡面畢直走出。

 

 

     “大哥,有事嗎?”東門季樹在看見自家大哥時,僵硬的臉部明顯軟化了一點(明顯...這是東門澄雪堅持的說法)。跟東門澄雪是剛剛相反的類型,誰教東門季樹整年都是冰塊瞼了,這一柔一剛的對比令人更想知他倆私下是怎個兒相處,走在一起的氣氛看來是有幾分不一樣,但這也只有小數人認為,大部份人都認為東門季樹這死人臉就只會是死人臉。

 

 

     “季樹,為兄是來找你一起用膳的。” 東門澄雪對著自家小弟一臉溫柔的說。

 

 

“大哥,師父是有事兒交代吧!

 

    

 

“是二師弟來過嗎?他還有再說什麼?”

 

    

 

“沒有,他說屈時大哥會說的。”

 

    

 

“是嗎?” 東門澄雪沒有再說話,只是不停的用手托著下巴,在自個兒沉思。二師弟的到來絕不是這麼簡單,他到底在盤算著什麼呢?絕域到底有什麼在等著他們呢?東門季樹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這會兒先也活在自己的沉思中,雖然剛剛二師兄確是沒說其他什麼的,可二師兄臨別時對他笑得好生曖昧,而當二師兄笑得這般燦爛,就表示對方要倒霉了,也表示這次被整對象是他。自己到底被他在算計什麼了,該死!明明已經很小心別得罪二師兄,二師兄又在耍什麼把戲了。兩人就這樣僵持著,誰也沒有說話,直到東門澄雪在沉思中醒來,才發覺他倆在這兒已站了一刻鐘了。

 

 

     “季樹,師父叫咱們明個兒到絕域去走一趟,待會兒用完膳去收拾收拾,天未亮咱們便出發。好了,現在咱們到錦院用膳吧!” 說完東門澄雪便自個兒走向錦院的方向,像是故意不讓東門季樹說話,而東門季樹則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東門澄雪的背,再沉默的跟著走到錦院用膳去。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Apr 16 Mon 2007 23:53
  • 文案


又過多少年了,在那絕域的世道。
數不清的日子,如夢般的生活,到底算是活死人還是所謂的神...
一個與世相違,隔絕浮塵的虛幻世界。
一雙年輕的男女,尋覓世外的桃園,
在那等著的是樂還是憂。
擁有一頭美麗銀絲但看起來俊逸的年輕男子,
跳皮嬌嫩的清秀佳人,
如仙般的雙生男女,
他們到底是敵還是友。
在那暗黑的角度,
會譜出那一樣的結局。


p.s:我還未想到書的名字...so,可能寫完才改吧!
我會努力將它完成的。多多支持哦~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