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的相遇,是為了將來的福禍…
必須發生的…誰也沒法改變。
在旅途中感受,為的…全都是命中注定。
命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晴川落日初低,惆悵孤舟解?。
鳥向平蕪遠近,人隨流水東西。
白雲千里萬里,明月前溪後溪。
獨恨長沙滴去,江潭春草萋萋。
【謫仙怨‧劉長卿】

清翠的歌聲在茶館內不時聞起,陣陣的茶香飄散在館裡四面八方,館外起了一陣喧嘩,可是不久又停了。不過人的絲語聲還是能聽到,只是不再那麼吵而已。在這樣的地方,人語聲本來就不缺,能靜靜地喝茶的恐怕也只有坐在茶館二樓死角的少年了。

如果不是太留意的話,你是不可能發現到他的。不是說他的外表不出眾,相反他生得很俊逸,可他給人的感覺像是無,存在感太薄弱了,薄弱到沒人注意到他,當然店小二是例外的(根據店小二的說法,他原本也沒發現,不過那位客官有叫他上茶,才知道他的存在,不然誰也不會注意到。),要不然他的茶那來。

這樣的人卻在這樣的地方,令人好奇也讓人感到可怕。好奇的是他這個人,感到害怕的則是"他是人嗎?"。

鬼怪雖不能在多人的地方出現,可卻喜歡熱鬧,乘著熱鬧多人的地方找可替代自已的人,說不定他也是了。

館外忽然又響起清澈的說話聲。"美人…美人…在下可否知曉你的名字…天!遠看已經非常漂亮,近看更是一絕,好一位天仙美人兒。"原本在靜靜喝茶的少年,在聽到館外的吵鬧聲後,站了起來從腰間拿出銀兩輕放在桌上,然後走出茶館。

街上熱鬧非凡,四位出色的男女在人群的中心,聲音正是從這而來的。

"這…這…這…這麼的美人居然是男的!"。

"天!真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美人兒,沒…沒了。"

少年一直走到人群的中心說"言雅,你在幹什麼?"

司徒言雅聞聲轉後看"煜"。

他到底是司徒言雅的誰呢?比起活潑率性的司徒言雅,他則看來剛毅嚴肅、一絲不苟,且存在感薄弱,明明是一樣的俊朗,卻被別人比下去了。

東門澄雪仔細的打量著這位少年,穿著藏青色的掛袍,眼睛看去像一潭死水,沒有任何起伏,臉上神情嚴肅,雖然清冷卻令人移不開視線,最重要的是他的出現令司徒言雅臉都發青,真是個有趣的人,看來跟季樹會很合得來。看了看東門季樹,他的臉看來無波,可眼神卻閃爍著,他對此人看來相當感趣了。

貝兒嘩然的說:"哇呀!他又是誰?"司徒言雅瞪著她說"大哥"。然後再回頭跟少年說:"煜,你不是在茶館喝茶的嗎?怎到街上來了。"該死,煜不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嗎?怎樣這會兒會出現在大街上。

少沉默的看著他,看得司徒言雅頭都麻"煜…嗄…怎樣了…"。

東門澄雪看了感到好笑,但他沒笑出來。他比較想認識那位叫煜的少年,一位不苟言笑且年少老成的人。想著想著不如就行動吧!"既然大家這般有緣,不如就到茶館內喝杯茶如何?"

司徒言雅立即回頭說:"好!"

東門澄雪沒有看司徒言雅那邊,而是直直的盯著少年煜"在下東門澄雪,可有幸跟兄臺喝杯茶,還是…"。

少年望了眼澄雪說"司徒煜"接著便走向茶館。

東門澄雪聽後笑了笑也跟著走進去,司徒言雅也乖乖的跟著少年進入茶館,貝兒則是在抱怨"甚麼嘛,這人真沒禮貌。",東門季樹低頭喃喃說:"司徒煜嗎?"然後抬頭走進茶館。

*.*.*.*.*.*.*.*.*.*.*.*.*.*.*.*.*.*.*.*.

店小二看見東門澄雪一行人坐進茶館內,連忙走過來道"四位客官請問要什麼茶呢?店內剛好來了一批上好碧螺春,要不要試試看呢?"在店小二眼中穿著昂貴綢緞的他們可是上好的賓客,不能隨便得罪。

貝兒不解的問:"小二哥你那看我們只有四人"?東門澄雪也感到玩味,明明是五個人在,為什麼店小二會說成四人。店小二聽後心裡一寒:"客官您別說笑,不要嚇小人,小人可膽小得很,小人看到的明明就只有四個人而己。"店小二正感到非常無奈,這些人怎麼這般怪異,莫非有什麼不潔的東西在。

貝兒驚訝說道"胡說,明明是五人。"說完還算了算人數給店小二看。怎之這麼一數,讓店小二看見坐在茶館二樓死角的少年了。剛剛的那少年不是在樓上的嗎?何時坐在這兒。真是可惜了這副皮相,生得這般出息卻無存在感。現在想什麼也無用,還是先道歉好了,於是對著司徒煜說"這位小哥,真是抱歉。小人眼絕,居然看不見小哥您,還請小哥看在小人的愚笨上,別生小人的氣。"

司徒言雅聽後笑說:"小二哥別慌,煜向來就是沒什麼存在感,在家時也是這樣,你就歪道歉了,還是先拿幾份點心和剛剛你說的上好碧螺春來好了。"

"好的小哥,小人馬上去準備。"接著便飛也似的走開,像是有什麼兇猛的野獸在後面追著了。

店小二走開後"不會吧!怎樣看他也不像沒存在感的人。"貝兒看著司徒煜說著自已的見解。

司徒言雅笑說"那是因為你是小數能發現他的人。對了,說了這麼久還未全知道你們的名字了"。

"也對了,我叫軒轅貝兒,叫我貝兒好了,至於這位是我的大師兄名字你們都知道了。"貝兒看了看東門季樹"這位大冰塊是我的四師兄,他叫…"

"東門季樹"貝兒鄂然的看著東門季樹,雖然只是短短數字,但從平時不屑出聲的四師兄口中說著自己的名字,怪可怕的說,難道天要倒塌了。

東門季樹用眼角看了貝兒一眼,又繼續沉默了。

"那麼叫你們是兄弟囉"司徒言雅用兩手分別拍著東門澄雪和東門季樹"看起來不怎麼像了"。

東門澄雪笑說:"你跟煜倒是像的很了"。

"煜嗎?也是了,但你不覺我們像的過火嗎?要不是性子不同,怕是父母親也分不清了。"

"也是了"澄雪細細打量著司徒言雅和司徒煜。

"這麼說他是你大哥,可為什麼你叫他煜,不是該叫大哥嗎?"貝兒問了大家都想知的問題,既然是大哥就該叫大哥啊!叫什麼名字,那不是很不禮貌。

司徒言雅看了看司徒煜說"咱們是雙胞胎,不用分那麼清。"

"原來是雙胞胎呀!難怪這麼像"貝兒托著下巴點點頭說。

這時店小二走了過來將點心放下,並為各人添上茶說"幾位客官,請慢用。"接著便離開了。

"來,先吃些點心,喝點茶吧!"東門澄雪如是說。

"對了,司徒兄平時喜歡下棋嗎?"東門澄雪優雅的拿著杯了笑笑說。

司徒煜道"只是閒時玩玩而已,並無特別喜歡。"

"是嗎?這倒是和季樹很像呢!看來你們會很合得來。"

東門季樹和司徒煜相互看著對方,可卻沒有說話。

季樹拿著杯子若有所思地再看了司徒煜一眼後,便低下頭喝茶。

言雅跟貝兒不停地天南地北,沒有一分鐘能安靜下來。

東門澄雪表現得非常快樂,一直都笑著,可心中卻在想著"司徒煜,一個外表美麗,氣質清冷的少年,卻存在感薄弱。到底是刻意隱藏還是真的存在感薄弱,這還真是能人…玩味。"

同一時間司徒煜也在盤算著"他們到這裡來到底有什麼目得,在還沒清楚前暫時就先觀察吧!待會叫言雅小心一點,那丫頭一點警覺性也沒有。"

   茶館裡熱烈非凡看似平常,但各人的心暗潮洶湧,到底是敵還是友?目的又何在?

創作者介紹

夜來百味館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