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看見暮蒲的作品是相思門,想來也是有些時間了。當時的我看了簡介,也只是把他放上心了,可惜一直都沒有拜讀,要不是在論壇看見有人在介紹鬼怪文時出現了他,我也不會因此而看他,我可是迷上恐怖靈異外加懸疑驚不是很久。這三本都是獨立一個故事的,只是出書順序是由紅衣、夜談蓬萊店再到相思門。而主角也都是韋長歌和蘇妄言。

這三本書裡都出現了蘇妄言常道的一句:‘仗義每在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這句話是自蘇妄言六歲起便沿用至此。凡識字多過一百者,皆被蘇大公子認為是負心人,就連韋長歌這位跟蘇大公子最要好的人,也落得負心人的名涵。韋公子若跟人說蘇妄言是他的好友,也會被蘇大公子諷說:'到這一刻還算是,下一刻就難保了。'搞得韋長歌只能用迄今為止來形容他跟蘇妄言的好友關係。不過蘇大公子的說話也確確實實的應了。

古來便有不少這樣的負心人。人生在世,世事百出。可能蘇妄言的想法是太偏激了,可是他說的莫不也是常事,只是看會發生在你身上,還是誰倒楣的被出買。江湖上又有誰沒有私慾,又有誰沒有辛酸、痛苦。每人都說自己是對的,又何嘗不是做錯了。

《夜談談蓬萊》店 ,蘇妄言說:“情人豈有不相思的?相思,又焉有不苦的?”
韋長歌回答:“相思焉有不苦的?但情人,又豈有不相思的?”
套我來話說,情之一字,怨相比恨更讓人更痛苦。

菖蒲 紅衣

那一人遺世孤立,那一刀舉世無雙。
截斷愛恨,斬破相思,刀光過處,彼我恩愛,都歸寂滅。
從襄陽街頭的兩小無猜到桃源深處的相濡以沫,
刻骨銘心末了結束在那個紅色身影漠然而冰冷的笑意中……

江湖夜雨十年孤燈。
鄭州樓頭的一場豪賭終於牽起舊事,
不願輸掉右手的韋長歌、不願韋長歌輸掉右手的蘇妄言,
開始尋找隱藏在層層迷霧中的過往,
一路行來,或嗔或怒,其實,便也只為了眼中人、心中事。
而直到水落石出,方才恍覺,原來仇恨著的時候就已經是一生最幸福的時光!

一枕黃粱夢醒,多少世事全非。
——當蠱惑人心的妖物踏著春夜冷月回歸山林,
他是否也會在人世邊緣,眷眷地,一回首?……

菖蒲 夜談蓬萊店

二十六歲生辰,在收到連城不易的禮物的同時,也就接收了同樣巨大的麻煩。
夜宿逆旅的幼童、猝死他鄉的江湖客、獨行陌上的麗人——
百劫成灰,蹤影成迷,想要撥雲見月又談何容易?
一路尋來,死亡的腳步始終如影隨形。
他害怕,卻不是為了自己;他憂慮,卻無關生死。
韋長歌是誰?天下堡的主人,長歌月下,卻只為著一人擔驚受怕。
蘇妄言是誰?蘇家的大公子,妄言天下,卻只在乎一人是否信他。
這兩個人有情,卻誰也不談情,這兩個人有愛,卻誰也說不出口。
但不談情是否無情?不說愛是否無愛?
「相思焉有不苦的?但情人,又豈有不相思的?」
於是,韋長歌微笑著這麼說道。

菖蒲 相思門

《相思門》講述的是蘇妄言不惜闖下彌天大禍,偷走了祖宗劍閣裏的一把神秘的斷劍,只為幫助一位素不相識的身世迷離的怪異女子。
女子交給蘇妄言一幅莫名其妙的畫,暗中向蘇妄言求救。只顧熱心幫忙的蘇妄言和韋長歌隨後便陷入了一場連自己也無法預料的怪異事件中——
神秘消失的房屋、會走路的屍體、堆滿棺材的客棧、起死回生的靈藥……
這個女子究竟是誰?那幅畫上究竟畫了什麼?這些離奇的事件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
一路行來,一場沉睡了二十年的謀殺終被揭開。雪夜的小鎮客棧裏,是誰見財起意?是誰因愛生恨?是誰積怨成仇?又是誰毀人害己?
看似單純可愛的少女,為何隱藏了如此深的心機?是愛毀滅了她,還是她毀滅了愛?




 
創作者介紹

夜來百味館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