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

司徒言雅不知該說他們運氣好,還是怎樣了,柳月山莊這兩天剛好在招請柳家小姐的貼身護衛,所以他們很順利的混進來了。而柳月山莊為什麼要為小姐請護衛,原因再簡單不過,不就是兩天前柳家小姐出門遇險,使總管不得不顧慮小姐的安危,請護衛去保護小姐。

此刻,他們在大廳等著柳家小姐的前來。

說來這柳月山莊還真是大得可怕,上次跟著柳家小姐到山莊的門口,得知地點是街道的盡頭,(不過其實不用跟著也會知道就是了,隨便問街上的行人也能得知。= = )而且這麼大的一個刻著柳月山莊的牌坊想看不見,除非是瞎子了。

這兩天司徒言雅他們可是很努力的去探問相關柳月山莊和柳家小姐的事,(努力的只有言雅吧!煜只有在茶館品茶的份。)得知柳家的小姐──柳湘兒,是『絕域』的統治者席君無的唯一女兒,至於為什麼他倆不同姓,有很多不同的說法,其中一種是柳湘兒不是席君無的親生女兒,所以他們不同姓,他們的關係是養父養女。一種說法是柳湘兒的出現不是席君無的原意,所以她只能從母姓,而柳月山莊是席君無為了面子而給予柳湘兒的,畢竟席君無可是這裡的統治者,女兒住的居所怎可不得大體呢!總之,眾說紛紜,大家各有不同的說法。

對於年僅十八歲的柳湘兒,大家對她的評價都是不一樣的。有人說她為人冷淡,有人說她是高傲囂張,有人說她心地善良。到底她是怎麼的一個人?卻沒人能真正說出。司徒言雅開始有點迷惑了,不論是對柳月山莊還是柳湘兒本人。

她會是他們一直尋找的貴人嗎?如果是,她會否幫助他們呢?如果不是,那又到底會是誰?看來一切都必須等進入柳月山莊後才知曉。

※ ※ ※

雖然進門前他已作了心理準備,不過這裡已不能用山莊二字了,它根本是一整座山,從山腳的門口至到山頂的部份都屬柳月山莊所有。

司徒言雅嘖嘖稱道“咱們還要騎馬上山,看來這柳月山莊真是名副其實,其莊園之大我敢打賭可以媲美日城。”

司徒煜瞥了言雅一眼,視線定定的看著前往山莊外苑的山道,深沉的眼眸閃著堅定的神韻。

司徒言雅他們光是到外苑便用了兩個時辰,再由這到仆間需要半個時晨,途間經過一遍林木。而到了仆間還要需一柱香時間到達主屋,隔著主屋跟仆間的是一大遍的花海,開著大量色彩豔麗的花朵。

經過老半天他們終於到達主屋的大廳,但他們未來的主子好像還沒到來。

忽然門外響起了一遍吵雜,總管先行步了進來,跟著他後面的是柳家的千金──柳湘兒。司徒言雅從柳湘兒踏入大廳的一刻便打量著她,說實在的她生得並不美麗,頂多只能說是清秀可人,她穿著一身雪白的衣裙──一塵不染。正如她給人的感覺淡泊的心湖,冷眼的看待世俗。彷彿誰也無法闖進她的心靈,又彷彿她什麼都不在乎。

從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她的情緒,她靜靜的坐在椅上喝著丫鬟送上的茶,慢慢的品嚐了好半響,才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卻表現出她的冷淡生疏,是本性還是來自長期的壓抑。

司徒言雅放下心中的思緒,揚上一抹笑容道“回小姐,咱們兄弟本姓司徒,言雅是我的名字”他指了指司徒煜“他是我的大哥叫煜”。唉…原本想隨便渾個名字叫,煜卻說不必了,真是殺風景。

柳家小姐望了眼司徒言雅和司徒煜,輕輕的放下手中的杯子道“今後你們便是我的貼身護衛,你們不用住在仆間,住的是月華苑──即我的苑落。有什麼不懂便去問總管。待會他會跟你們說明這裡的一些規矩,再帶你們到我的苑落去。”司徒言雅猜不出此刻的她,呵…她真是一個謎?

說完柳湘兒便離開,離去的時間她低下頭來唇角微微的上揚,誰也察覺不了,只有司徒煜的臉沉了下來。

被留下言雅他們在聽總管說一些這邊的規矩。不過也都是一止較為簡單的規矩而已,沒有身為大戶人家的煩瑣規條。這下司徒言雅可高興極了,他最受不了嚴謹的家規,本以為進入柳月山莊一定有得受,現在還不樂死他。司徒煜則冷眼的看著一切,一切都太順利了。

柳月山莊較為嚴重的一條也只是沒有憑證不能進入柳月山莊的禁地──了緣。其他什麼都不是。

了緣、了緣真是耐人尋味的名字,這會是關鍵嗎?看來值得一探。言雅跟煜互相對望了一眼,這地方他們闖定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夜來百味館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