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到底要走到什麼時候,可以休息一下嗎?”再不休息她的腳會沒命的,他們到底那來這麼多體力,一天不吃不喝的走著,是人就該休息啊!而且大師兄實在很太過分了,她被四師兄殘忍虐待的那些日子…啊!不…是跟四師兄修練的那段日子,他都不知掉下咱們在那裡快活了。一回來就嚷著收拾收拾,也沒說要去那,走著走著就到山上來了。好了……現在走了一整天也不讓人休息。天啊!真後悔當初要跟著他們,她忽然覺得自己好命苦了。

“那就休息一下”說完東門澄雪輕輕的走到附近的樹邊坐下。

“呼…累死喝死餓死了”貝兒想也不想的從袋裡找了乾糧往嘴裡塞,還不忘打開水袋滋潤乾渴已久的喉嚨。一邊發出不雅的聲音“呼…果然人餓的時候,吃什麼也像珍饈。

對於她的吃相,東門季樹在前陣子已經令受過了,再看也就沒什麼了。所以他只是慢慢的拿出自己的乾糧來吃。可是相教之下澄雪是第一次看到貝兒那可怕的吃相“貝兒我從不知你的吃相是這般樣”。怪了…小師妹何時變成這樣不雅,明明從前一起吃飯時,她都是慢慢細吃。

貝兒對著澄雪反了反白眼“我都說了累死喝死餓死了,還管什麼吃相。”吃飽不就好了,反正這裡只有師兄他們在。“倒是大師兄你不餓嗎?”大師兄平常也吃不多,起碼相對其他師兄們要小的多,趕了一天的路他都不餓嗎?有時真覺得大師兄是神仙了。

對於貝兒的話澄雪只是笑了笑,然後拿出乾糧一邊欣賞風景一邊慢慢細吃,還真有仙人的影子。

“大師兄咱們到底是這幹什麼?”貝兒說什麼也要問清楚了。

“聽說這兒有渾沌”東門澄書操著輕快的語調說。

“那是什麼鬼東東啊!”貝兒不解的問“聽也沒聽說,大師兄你確定真有這東西,可別給我道聽途說。”

東門季樹嘲諷的看著貝兒,看得貝兒不滿的嚷道“你那是什麼表情看不起我呀!渾沌是什麼了不起的東東,不知道也沒罪吧!”

“是沒罪”東門澄雪好笑的說道“不過,那也是以一般而定,像咱們不知道便是罪過了,師父若知道也會懲治你。”東門澄雪依舊笑著,可是從語調上可聽得出他的輕視。

東門季樹用一慣冷調說“大廳上的那幅畫”

“什麼是大聽上的那幅畫……”說話的音調越來越小了,貝兒想起了大聽上的那幅畫,那幅畫上有隻毛絨絨的胖狗,毛色是白的,記得爹爹好像稱牠為渾沌的。

“大師兄,貝兒想起來了,渾沌是一隻全身長滿白毛的胖狗。”

“那不是胖狗,牠是渾沌,只是長相雷同。”澄雪溫柔的說。

“吓…牠不是一隻叫渾沌的狗嗎?”貝兒摸不著頭腦的說。

“渾沌是一個奇特的種族,牠不屬於狗類。”冰冷的口吻從季樹的嘴裡吐出。

“看來你連跟牠相處的那段日子也忘了。”澄雪輕輕的低吟。季樹則用一種深沉的目光看著她。

“吓…大師兄你剛在說什麼。”貝自歪著頭腦問。

“對了,你這陣子也進步了不少,找個時間跟師兄比劃比劃,看看你的成果。”澄雪對著貝兒露出他那仙人般的微笑。

天啊!大師兄那仙人般的微笑,到底有多少人受得了,像她這種有免疫力的人,看了也會心跳加速,還好心臟比較強,也沒被驚艷嚇得窒息,要不然可慘了。不過大師兄要跟她比劃……跟她比劃……等等……大師兄說要跟她比劃,不會吧!她不要了。

“大師兄,咱不是有事要辦嗎?比劃就免了,辦事較重要不是嗎?那就歪比了。”真要比她絕對會號的,又不是不要命,天啊!不敢想像了。

“怎會,即便辦事要緊,也比不過跟小師妹比劃。”東門澄雪深意的一笑,這小師妹不知為何每次聽見要跟他比劃時,都一副要死了的樣子,敢情跟他比劃好生可怕。不過每次用這逗她,她都是這般有趣。

“大師兄,咱不是來找渾沌的嗎?比劃的事遲些再說。咱們在也擔誤了不少時間了,該起程了。對吧!四師兄”貝兒一副拜託救救她的樣子對著東門季樹。

季樹看了看澄雪,淡淡的說“是該起程了,比劃的事等到了山嶺上再說。”然後率先走到前頭。

不…不會吧!真要比嗎…哭…她不要了。貝兒絕望的看著上天,希望上天的好生之得,能幫她脫離命運。

澄雪看著貝兒那哭喪著的臉,實在不明為什麼貝兒這麼怕跟他比劃,到底為什麼呢?這事也只有貝兒才知道了。

快步的跟著走在前頭的季樹,澄雪非常喜歡現在的日子,即使將來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好好保護他愛的人。

因為他知道這一天過後,等待他們的是惡劣的命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夜來百味館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our234
  • 這次的字數不是很多...<br />
    請體量...<br />
    因為字數小所以下一章會比教快...<br />
    會在今個星期日上傳...<br />
    第七回少了的字數.第八回會補回...<br />
    原本他們是同一回的..<br />
    但外於我太懶...<br />
    不知多久後才更新...<br />
    就先看著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