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墨儿 妖魔饭店系列 主角:关崇善、孔雀

阿墨儿 妖魔饭店01

征人告示:
本饭店目前急需一名服务生,无须任何经验……
……我们所开出的条件不多,也不限定种族,只要您自认为有能力、反应够敏捷、动作够迅速、处事够冷静、胆子够大、心脏够强壮、能够吃苦耐劳,我们皆欢迎您前来应征。
以上,由妖魔饭店经理崔白苌告示,请勿恶意损毁,如不遵守,后果自负。

阿墨儿 妖魔饭店02

今日的琉光饭店仍是如平常一般热闹。
因为饭店里接连来了两位贵客,一个是东海龙王的未婚妻,跟着她而来的则是为了寻找逃妻的东海龙王。
两个吵架的情侣,会给饭店带来怎么样的破坏呢?
而之后接替饭店医生玄武而来的玫瑰,为了关崇善而和孔雀不合,她和小善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阿墨儿 妖魔饭店03

血杀神!
闻名三界的恐怖人物,竟然是崔白苌的代理人?!他的到来会对饭店有怎样的改变呢?
只因为一份套餐,小善就被砍了,这个行事凶狠的小男孩,他的真实身分到底是……?
现在琉光饭店最流行的话题是「求婚」,小善莫名其妙的被代理经理求婚了,孔雀又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阿墨儿 妖魔饭店04

有些人天生就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他们不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们注目的焦点,一举一动都是众人关注的话题,亲和力好得甚至不费吹灰之力便能与人打成一片!
啊啊,真好!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我是这么努力的想成为这样的人!渴望像那些人一样被众人所注视关怀!
你们看我一眼啊!关注我……

阿墨儿 妖魔饭店05

来自西方的尊贵客人,到妖魔饭店的唯一希望,是要找个人陪他一起跳楼?
因为同情客人,所以小善决定陪着客人一起享受跳楼的快感?!这位尊贵客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妖魔饭店的大老板--魔界公主来到饭店巡视,到底她跟经理崔白苌有什么样的约定,让经理甘心守在妖魔饭店千百年?

阿墨儿 妖魔饭店06

孔雀杀死了小善?!
小善不是不死之身吗?怎么会被孔雀杀死?
为了小善的死,关家与孔雀发生激烈的冲突,幸好小善还有方法解救,不然这下子就可以看到孔雀与关家的生死决战了……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下桑 亡靈書系列 主角:段林、沐紫

月下桑 慢聲細語

來到陌生的大城市求職,段林大概沒料到,生活從此不平靜。
身為補習班老師的他,接下都是女生的班級,但是,過分安靜的教室、學生的警告、時不時會嗅到的臭味……種種的疑問,卻在一面鏡子中得到了解答--教室裏赫然只有那警告他的學生,那麼其他的學生呢?
他知道,他到了不該來的地方,但詭異的事情才正要開始……

記住,永遠不要驚動死去的人留下的「念」,保持安靜,慢語細聲。

月下桑 房號「143」

「聲音……他聽到門外有呼喚他名字的聲音,他跑了出去,然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淩晨3:15,逢魔時刻。
原本以為找到好工作而來到齊蘭高中的段林,怎麼也想不到,他到的時間正好發生學生失蹤事件!更糟糕的是,一夜醒來,他發現全校的學生居然全部消失!偌大的學校竟然只剩幾個人……
3:15有什麼涵義?還有那禁忌的房間――「143」,到底為何不能住人?
恐懼籠罩了每個人的心……
事情的真相出乎意料,鬼就是人,人就是鬼,每個人心裏都住了一隻鬼……

月下桑 背「面」

段林在回老家的火車上遇見大學時的學弟妹,雖然是同一個目的地,但他們的目標卻是村內的禁地--作為墳場的湖!
不信邪的眾人還真找到那座湖,但是事情變得怪異,哦不,打從他們來到這村子頭一夜,整件事就開始不對勁--就站在身邊的同伴,竟坐在喪車上……
死人要分屍的習俗、死了又復活的人、死者身邊的水……這一切和那座湖有何關聯?

月下桑 養屍

「C市某公寓一男子家中於排水管內發現腐爛嬰屍」……
段林前往C市與久未見面、同父異母的弟弟相聚。暫居弟弟學長的房子,他卻一直聽見小孩兒哭鬧聲,接著,弟弟身邊的人,開始一個個的自殺……
他們可是受到「養屍」者的詛咒?
嬰屍、孩童哭聲、臍帶、養屍……這些與死者有什麼關係?牽扯其中的段林兄弟,可會平安脫身?

月下桑 殺人軌

只有十四節車廂的火車,怎麼會出現第十五節?
段林愣愣的看著身後封死的車廂,剛剛,他明明坐在第十五節的……它怎麼消失了?

一趟夜車,段林成了炸彈客手上的人質,倒楣的走上只有單一通行方向的「不歸路」;而十七年前的慘案,正在這個夜裏、這列火車中重新上演……究竟,誰是人?誰是鬼?被替死鬼捉走的……又是誰?……

月下桑 六人房間

死亡來臨前,是否真有「預兆」?
沐紫見到八歲時夢見的人;馬楠夢到才入學的新生名單;賀曉嵐胸前宛如心臟開刀的胎記愈來愈明顯;葉南山錄到不在自己房間的人聲……
在他們身邊出現的異樣,是死亡通知書?還是一種警告?

回到齊蘭教書的段林,再度捲入不可思議的事件中……

月下桑 亡靈歸來

兩個盜墓者,來到「汾嶺」這個毫不起眼的小村子,做著發財夢的他們,發現了可怕的墳場,還挖出了宛如活人的「她」……
「她」要取回失去的一切,戒指、斷手、丈夫,還有……兒子!
同時,段林的身世之謎,也將揭曉!

亡靈歸來了……回來的,是誰?


這一套書看得我很心寒,原先是因為找耽美靈異文,看見有這一套書才去看的。
看了讓我放不下手,雖然恐怖可是還是要看。
原先想放一些書的封面圖的,可是我看了可怕也就算了。
主角段林從外表看來是很平凡的人,而另一個主角沐紫(段林的室友)則是俊美且神秘。
他們從相遇的那一刻開始,怪異的事便不斷發生。
沒有生命線的段林跟神秘美少年之間,看似多麼的華美。
其實是恐怖的驚喜(我還要在夜深了才去看...想來甚是嚇人...=.=)
歷經多次可怕的事件,段林還不知自己多會找麻煩,多麼的爛好人。
段林一次又一次的惹麻煩,沐紫一次又一次的相救。
就這樣一個一個的故事,慢慢的揭開了段林的身世跟沐紫的秘密。
每一個故事也很奇特、很怪異,喜歡看恐怖文的人不防看看。
當然喜歡看男主角被嚇得苦兮兮的人...更不要錯過。
這年頭喜歡看美女被嚇的呱呱叫的早就不入流,
套句蛋大(黯然銷混蛋...有鬼作者)的話:看男主角被嚇得苦兮兮更有趣。
不信...不信的話便試試看,包準你看得入迷。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相思門》中引用了不少詩詞句子。這是相思門裡面由作者整理的一些資料。菖蒲在國學上的水本很不錯。因此在看這三本書時,我有種我在讀古文的感覺,著實是不錯的書,可以看故事、可以觀古文。



  一秋水

  1.韋長歌滿足而微醺地歎了口氣,一口氣喝幹了杯裏殘酒,擊節歌道:“風觸楹兮月承幌,援綺衾兮坐芳縟。燎薰爐兮炳明燭,酌桂酒兮揚清曲……”

  ——東晉謝惠連《雪賦》,略有改動。

  2.話沒說完,便聽遠處有人悠然作歌,卻是接著他先前的調子唱道:“曲既揚兮酒即陳,懷幽靜兮馳遙思。怨年歲之易暮兮,傷後會之無因。君甯見階上白雪,豈鮮耀於陽春……”

  ——東晉謝惠連《雪賦》,略有改動。

  3.一進重璧台,先四周環顧了一圈,這才笑著打趣:“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韋堡主倒會享受!”

  ——唐白居易《問劉十九》:“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二淩霄

  1.想起往事,不由露出點笑意,曼聲吟道:“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當年揀盡寒枝蘇三公子是何等風采?那真真是芝蘭玉樹,天人臨世一般!”

  ——北宋蘇軾《蔔運算元·缺月掛疏桐》:“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2.蘇妄言接過了茶,點了點頭,繼而露出點迷惑的神色,道:“那刑天圖上還提著一句詩——‘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唐李商隱《嫦娥》:“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江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3.三叔就笑了笑,道:‘清風明月遙相思——大抵古往今來,明月最是相思之物吧?不過這世上卻有一個人,比天上明月還要好看,還要叫人相思……’

  ——唐王勃《相和歌辭·江南弄》:“江南弄,巫山連楚夢,行雨行雲幾相送。瑤軒金谷上春時,玉童仙女無見期。紫露香煙眇難托,清風明月遙相思。遙相思,草徒綠,為聽雙飛鳳凰曲。”

  4.蘇妄言反問道:“一杯忘世,七碗生風,你說是什麼?”

  ——清袁枚《隨園食單》:“七碗生風,一杯忘世,非飲用六清不可。作《茶酒單》。”



  三鬼鎮

  1.蘇妄言頷首道:“青女為霜,滕六為雪。雪是一照即融之物,他自稱滕六郎,這是明明白白告訴我們,他用的是假名。”

  ——明張岱《夜航船》卷一·天文部

  唐蕭志忠為晉州刺史,欲出獵,有樵者見群獸,哀請于九冥使者(山神)。使者曰:“若令滕六降雪,巽二起風,則使君不出矣。”天未明,風雪大作,蕭果不出。

  《韓詩外傳》:“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獨六出”。陰極之數,立春則五出矣。雪花曰霙。



  四夜店

  1.便聽滕六郎道:“刑天舞幹戚,猛志固常在。’不過是上古傳說,蘇大公子覺得可信嗎?”

  ——魏晉淘淵明《讀山海經》:“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刑天舞幹戚,猛志固常在。同物既無慮,化去不復悔。徒設在昔心,良辰詎可待。”

  2.韋長歌微微一笑,慢悠悠地道:“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其實就算親身到了相思境地,又有幾人能清清楚楚說出個因果緣由來呢?所以‘情’這一字,最是世上說不清、道不明之物,任你大智大慧大勇大聖,也是一般看不分明的。所謂情,於外,只在‘無所適從’四個字,也因此讓人千攢百度;于內,便是紫玉成煙,章台故柳。可死而不可怨罷了!”

  ——唐李白《秋風詞》:“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複驚。相親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五夜叉

  1.蘇妄言笑著回了句:“求不得,亦宜休。人生如寄,多憂何為?”

  ——元許有壬《江城子·懶于沙鳥拙於鳩》:“懶于沙鳥拙於鳩。為無求。得無憂。底事疏狂,卻效子長遊。畢竟無求何用出,求不得,亦宜休。西風真解釀羈愁。試登樓。望南州。黃葉疏雲,搖盪一川秋。更被誰家多事笛,吹不盡,思悠悠。”

  2.便聽韋長歌溫和卻又鏗然如金石的聲音淡淡道:“求之不得心常愛,高山成穀蒼海填。”說完微微笑笑,也不再等人接話,轉向王隨風道:“後來呢?”

  ——唐韋應物《寇季膺古刀歌》:

  “古刀寒鋒青槭槭,少年交結平陵客。求之時代不可知,

  千痕萬穴如星離。重疊泥沙更剝落,縱橫鱗甲相參差。

  古物有靈知所適,貂裘拂之橫廣席。陰森白日掩雲虹,

  錯落池光動金碧。知君寶此誇絕代,求之不得心常愛。

  厭見今時繞指柔,片鋒折刃猶堪佩。高山成穀蒼海填,

  英豪埋沒誰所捐。吳鉤斷馬不知處,幾度煙塵今獨全。

  夜光投人人不畏,知君獨識精靈器。酬恩結思心自知,

  死生好惡不相棄。白虎司秋金氣清,高天寥落雲崢嶸。

  月肅風淒古堂淨,精芒切切如有聲。何不跨蓬萊,

  斬長鯨。世人所好殊遼闊,千金買鉛徒一割。”



  六秋胡行

  1.我正坐著發怔,突然間,就聽得遠處有個男子的聲音沉沉吟道:“悵浮生,俯仰跡成空,依然此江山。對秋容如畫,天長雁度,水闊鷗閑。追游未甘老態,憑酒借紅顏……”那聲音隔得還遠,聽著,卻又像是近在耳邊。略有點低,聽在耳裏,就像是有一根弦,輕輕地撥過了心上。

  ——宋李曾伯《八聲甘州·悵浮生》:“悵浮生、俯仰跡成空,依然此江山。對秋容如畫,天長雁度,水闊鷗閑。追游未甘老態,憑酒借紅顏。歸騎斜陽外,柳老荷殘。幸對黃花時節,喜賓朋晤語,烽火平安。僅風巾一笑,名尚滿人寰。要流芳、相期千載,肯區區、徒戀片時歡。姑聊爾,招呼楚調,慰藉南冠。”



  九相思

  1.你也癡。我也迷。到此癡迷兩為誰?

  ——宋石孝友《長相思》,用字略有改動:“你又癡。我又迷。到此癡迷兩為誰。問天天怎知。長相思。極相思。願得姻緣未盡時。今生重共伊。”

  2.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清納蘭性德《木蘭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十殺機

  1.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馬。於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而東行,至於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於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歎……”

  蘇妄言慢慢走回篝火旁。

  火堆旁,眾人都沒有做聲,只是靜靜聽著那聲音。

  “……故生而不說,死而不禍,知終始之不可故也……”

  ——《莊子·秋水篇》: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馬。於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而東行,至於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於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歎曰:“野語有之曰,‘聞道百,以為莫己若’者,我之謂也。且夫我嘗聞少仲尼之聞而輕伯夷之義者,始吾弗信;今我睹子之難窮也,吾非至於子之門則殆矣,吾長見笑於大方之家。”

  河伯曰:“然則吾大天地而小豪末,可乎?”

  北海若曰:“否。夫物,量無窮,時無止,分無常,終始無故。是故大知觀於遠近,故小而不寡,大而不多,知量無窮,證曏今故,故遙而不悶,掇而不跂,知時無止;察乎盈虛,故得而不喜,失而不憂,知分之無常也;明乎坦塗,故生而不說,死而不禍,知終始之不可故也。計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時,不若未生之時;以其至小求窮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亂而不能自得也。由此觀之,又何以知豪末之足以定至細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窮至大之域?”



  尾聲·共酹一夢浮生

  1.韋長歌懶洋洋地一笑,仰頭喝幹了杯中酒,隨手將白玉杯拋向重璧台下,起身迎著夜風唱起歌來——

  “美人遙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臨風歎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

  ——東晉謝莊《月賦》

  2.且盡十分芳酒。共傾一夢浮生。

  ——宋晁端禮《朝中措·短亭楊柳接長亭》:“短亭楊柳接長亭。攀折贈君行。莫怪尊前無語,大多分外多情。何須苦計,時間利祿,身後功名。且盡十分芳酒,共傾一夢浮生。”



  《相思門》涉及傳說、典故出處

  把《相思門》中涉及到“刑天”、“返魂香”、“藏魂壇”的傳說出處大致整理了一下,以便大家有興趣的時候可以找來看看。多讀書永遠是好事,以下這些雖然不是什麼宏篇巨制,但看一看打發時間,以備談資,也是有趣的事情:)

  順便想說的是,“菖蒲志異”總是“志”有案可考之“異”,凡是書中需要出現和用到的帶有神話傳說傳奇色彩的事物和道具,一般都有其出處。雖然是小說,但我還是儘量不想帶給讀者錯誤的知識或者是自己杜撰的偽傳說,造成誤導和不良影響。

  在此之外,也是想借此把我所沉迷的那些光怪陸離的活色生香的傳奇故事介紹給大家。中國的傳統文化在諸子百家廿四史之外,也是由這些街談巷議荒誕不經來豐富的:)

  當然我天資有限,年紀既輕,學問也淺,書中種種謬誤在所難免,只好請大家多多包涵吧!



  (一)“刑天”

  形天與帝至此爭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幹戚以舞。

  ——《山海經·海外西經卷七》

  秦時,南方有“落頭民”,其頭能飛。其種人部有祭祀,號曰“蟲落,”故因取名焉,吳時,將軍朱桓,得一婢,每夜臥後,頭輒飛去。或從狗竇,或從天窗中出入,以耳為翼,將曉,複還。數數如此,傍人怪之,夜中照視,唯有身無頭,其體微冷,氣息裁屬。乃蒙之以被。至曉,頭還,礙被不得安,兩三度,墮地。噫吒甚愁,體氣甚急,狀若將死。乃去被,頭複起,傅頸。有頃,和平。桓以為大怪,畏不敢畜,乃放遣之。既而詳之,乃知天性也。時南征大將,亦往往得之。又嘗有覆以銅盤者,頭不得進:遂死。

  ——《搜神記·卷十二》(晉·幹寶)

  鄴鄯之東,龍城之西南,地廣千里,皆為鹽田。行人所經,牛馬皆布氈臥焉。嶺南溪洞中,往往有飛頭者,故有飛頭獠子之號。頭飛一日前,頸有痕,匝項如紅縷,妻子遂看守之。其人及夜,狀如病,頭忽離身而去。乃於岸泥,尋蟹蚓之類食之,將曉飛還,如夢覺,其腹實矣。梵僧菩薩勝又言,闍婆國中有飛頭者,其人無目瞳子。聚落時。有一人據於民志怪。南方落民,其頭能飛,其欲所祠,名曰蟲落,因號落民。昔朱桓有一婢,其頭夜飛。《王子年拾遺》言,漢武時,因墀國有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頭飛南海,左手飛東海,右手飛西海,至暮,頭還肩上,兩手遇疾風,飄於海外。

  又南方有落頭民,其頭能飛,以耳為翼,將曉,還複著體。吳時往往得此人也。

  ——《太平廣記·卷第四百八十二蠻夷三》;亦見於《酉陽雜俎》、《博物志·卷三》

  元詩人陳孚,出使安南,有紀事之詩曰:“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蓋言土人能鼻飲者,有頭能夜飛於海食魚,曉複歸身者。予見《蠃蟲集》中所載:老撾國人,鼻飲水漿,頭飛食魚。近汪海雲亦能鼻飲,頭飛則怪也。昨見《星槎勝覽》亦言:占城國人,有頭飛者,乃婦人也,夜飛食人糞尖,知而固封其項,或移其身則死矣。作書者自雲目擊其事。予又考古城正接安南之南,而老撾正接安南西北,信陳詩之不誣也。

  ——《七修類稿·卷四十九》(明·郎瑛)

  相傳屍頭蠻者,本是婦人也,但無瞳人為異。其婦與家人同寢,夜深飛頭而去,食人糞尖,飛回複合其體,仍活如舊。若知而封固其項,或移體別處,則死矣。如有病者遇食其糞,妖氣入腹,病者必死。此婦人亦罕有者,民家有而不報官者,罪及一家。番人愛其頭,或有觸弄其頭者,必有生死之恨。

  ——《星槎勝覽·卷一之占城國》(明·費信)



  (二)“返魂香”

  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之地……洲上有山,形似人鳥之象,因名之為人鳥山。山多大樹,與楓木相類,而花葉香聞數百里,名為反魂樹。……伐其木根心,於玉釜中煮取汁,更微火煎如黑餳狀,令可丸之,名曰驚精香,或名之曰震靈丸,或名之為反生香,或名之為震檀香,或名之為人鳥精,或名之為卻死香……死者在地,聞香氣乃活,不復亡也……

  ——《海內十洲記》



  (三)“藏魂壇”

  雲貴妖符邪術最盛。貴州臬使費元龍赴滇,家奴張姓騎馬上,忽大呼墜馬,

  左腿失矣。費知妖人所為,張示雲:“能補張某腿者,賞若干。”隨有老人至曰:“是某所為。張在省時,倚主人勢,威福太過,故與為惡戲。”張亦哀求。老人解荷包,出一腿,小若蛤蟆,呵氣持咒,向張擲之,兩足如初,竟領賞去。或問費公:“何不威以法?”曰:“無益也。在黔時,有惡棍某,案如山積。官府杖殺,投屍於河。三日還魂,五日作惡,如是者數次。訴之撫軍。撫軍怒,請王命斬之,身首異處。三日後又活,身首交合,頸邊隱隱然紅絲一條,作惡如初。後毆其母,母來控官,手一壇曰:‘此逆子藏魂壇也。逆子自知罪大惡極,故居家先將魂提出,煉藏壇內。官府所刑殺者,其血肉之體,非其魂也。以久煉之魂,治新傷之體,三日即能平復。今惡續滿盈,毆及老婦,老婦不能容。求官府先毀其壇,取風輪扇扇散其魂;再加刑於其體,庶幾惡子乃真死矣。’官如其言,杖斃之。而驗其屍,不浹旬已臭腐。

  ——《子不語·卷五》(清·袁枚)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第一次看見暮蒲的作品是相思門,想來也是有些時間了。當時的我看了簡介,也只是把他放上心了,可惜一直都沒有拜讀,要不是在論壇看見有人在介紹鬼怪文時出現了他,我也不會因此而看他,我可是迷上恐怖靈異外加懸疑驚不是很久。這三本都是獨立一個故事的,只是出書順序是由紅衣、夜談蓬萊店再到相思門。而主角也都是韋長歌和蘇妄言。

這三本書裡都出現了蘇妄言常道的一句:‘仗義每在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這句話是自蘇妄言六歲起便沿用至此。凡識字多過一百者,皆被蘇大公子認為是負心人,就連韋長歌這位跟蘇大公子最要好的人,也落得負心人的名涵。韋公子若跟人說蘇妄言是他的好友,也會被蘇大公子諷說:'到這一刻還算是,下一刻就難保了。'搞得韋長歌只能用迄今為止來形容他跟蘇妄言的好友關係。不過蘇大公子的說話也確確實實的應了。

古來便有不少這樣的負心人。人生在世,世事百出。可能蘇妄言的想法是太偏激了,可是他說的莫不也是常事,只是看會發生在你身上,還是誰倒楣的被出買。江湖上又有誰沒有私慾,又有誰沒有辛酸、痛苦。每人都說自己是對的,又何嘗不是做錯了。

《夜談談蓬萊》店 ,蘇妄言說:“情人豈有不相思的?相思,又焉有不苦的?”
韋長歌回答:“相思焉有不苦的?但情人,又豈有不相思的?”
套我來話說,情之一字,怨相比恨更讓人更痛苦。

菖蒲 紅衣

那一人遺世孤立,那一刀舉世無雙。
截斷愛恨,斬破相思,刀光過處,彼我恩愛,都歸寂滅。
從襄陽街頭的兩小無猜到桃源深處的相濡以沫,
刻骨銘心末了結束在那個紅色身影漠然而冰冷的笑意中……

江湖夜雨十年孤燈。
鄭州樓頭的一場豪賭終於牽起舊事,
不願輸掉右手的韋長歌、不願韋長歌輸掉右手的蘇妄言,
開始尋找隱藏在層層迷霧中的過往,
一路行來,或嗔或怒,其實,便也只為了眼中人、心中事。
而直到水落石出,方才恍覺,原來仇恨著的時候就已經是一生最幸福的時光!

一枕黃粱夢醒,多少世事全非。
——當蠱惑人心的妖物踏著春夜冷月回歸山林,
他是否也會在人世邊緣,眷眷地,一回首?……

菖蒲 夜談蓬萊店

二十六歲生辰,在收到連城不易的禮物的同時,也就接收了同樣巨大的麻煩。
夜宿逆旅的幼童、猝死他鄉的江湖客、獨行陌上的麗人——
百劫成灰,蹤影成迷,想要撥雲見月又談何容易?
一路尋來,死亡的腳步始終如影隨形。
他害怕,卻不是為了自己;他憂慮,卻無關生死。
韋長歌是誰?天下堡的主人,長歌月下,卻只為著一人擔驚受怕。
蘇妄言是誰?蘇家的大公子,妄言天下,卻只在乎一人是否信他。
這兩個人有情,卻誰也不談情,這兩個人有愛,卻誰也說不出口。
但不談情是否無情?不說愛是否無愛?
「相思焉有不苦的?但情人,又豈有不相思的?」
於是,韋長歌微笑著這麼說道。

菖蒲 相思門

《相思門》講述的是蘇妄言不惜闖下彌天大禍,偷走了祖宗劍閣裏的一把神秘的斷劍,只為幫助一位素不相識的身世迷離的怪異女子。
女子交給蘇妄言一幅莫名其妙的畫,暗中向蘇妄言求救。只顧熱心幫忙的蘇妄言和韋長歌隨後便陷入了一場連自己也無法預料的怪異事件中——
神秘消失的房屋、會走路的屍體、堆滿棺材的客棧、起死回生的靈藥……
這個女子究竟是誰?那幅畫上究竟畫了什麼?這些離奇的事件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
一路行來,一場沉睡了二十年的謀殺終被揭開。雪夜的小鎮客棧裏,是誰見財起意?是誰因愛生恨?是誰積怨成仇?又是誰毀人害己?
看似單純可愛的少女,為何隱藏了如此深的心機?是愛毀滅了她,還是她毀滅了愛?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很喜歡這套書所以在這裡介紹一下了,最近擁有了他們讓我覺得很滿足喲~~

有鬼系列一:

黯然銷混蛋 哇!今夜哪里有鬼

自從被特別來賓說了他八字奇輕後,
何弼學就真的開始撞鬼而且還是隻身體七零八落、
用裂開的嘴衝著他笑、緊巴著他不放的血淋淋女鬼……

不是吧!
只不過是靈異節目的製作人,
就一定得遇到那種東西嗎?

黯然銷混蛋 噢!今夜哪里有鬼

到海邊渡假,遇到浮屍;到山上渡假,遇到妖怪開的民宿。何弼學的靈異版雷達依然還是百發百中,神准無比。只是這次碰上的變態連續殺人魔,居然強得連殷堅都罩不住他……

黯然銷混蛋 噓!今夜哪里有鬼

看A片也能撞上無頭女鬼,坐捷運遇上無名怪魔;何弼學依舊稟持靈異雷達本色,走到那裏屍體跟到那裏。
CK女王再臨、清代公主還魂;女王V.S公主的世紀對決,靈異女子摔角大賽出現升級版!

何弼學推了她一把,這位留著短髮的年輕女孩,頭顱轉了一圈,接著掉在地上,滾到何弼學腳邊……血淋淋的手緊捉住何弼學,整個人像浸在血泊裏泡過的顏書宇,牢牢的扒住何弼學的大腿!

四大玉器與長生石的陰謀,終於揭露了冰山一角,殷堅與何弼學能不能順利破關?

黯然銷混蛋 嘿!今夜哪里有鬼

為了想見魂飛魄散的堅哥,何弼學大概是腦袋壞了,
竟然照著惡鬼的建議,把自己埋進浴缸裡面!
偌大的陰間荒原……什麼都沒有!?

青春美麗的孟婆只給了他一句話:
「已經什麼都不存在的東西,
不就該到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尋找嗎?」
一個長髮披肩的枯瘦女子,
正趴在張正杰背上,伸出手去推小碟子,
末了,她抬起頭和攝影機面對面,
銅鈴大的眼睛,外露收不回嘴裡的長舌,
有那麼一瞬間,何弼學很想砸了攝影機。

網路靈異美少女現身奪命,捷運地下道的怪物伸出魔爪;
還有什麼比怨靈僵屍更可怕?

黯然銷混蛋 哈!今夜哪里有鬼

原來CK沒死,而且和何弼學婚期將近?
原來叢雲不是妖,她的新男友正是殷堅?
原來大家都活得好好的,沒有鬼格格也沒有殷司……

何弼學一斧頭劈向殷堅,
殷堅毫不留情秒殺何弼學!
是情人的竟然反目成仇?
是死對頭的殷堅與殷司卻攜手合作,
共同打擊異次元來的大蜻蜓!

固倫和靜將創世女神像推進虛空裂縫,
情急之下,何弼學伸手一扯,
卻不偏不倚扯中掛在她胸前的長生石!
齊集四大玉器的殷司即將喚醒女媧,
最後關頭,何弼學能否阻止世界末日?

有鬼系列二:

黯然銷混蛋 獵殺女神

遊樂祺是世所公認的天才攝影師;
但是當女友慘遭割喉,他的世界便徹底毀滅。
好吧,日子過得很灰暗是他的事,
這個叫管彤的名模來跟他添什麼亂?

為了找到靈異雷達的替代品,管彤奉命監視遊樂祺,
這傢伙還真好運,什麼恐怖事件都遇得上!
最恐怖的是,不管發生的事件多靈異,
遊樂祺都能用科學角度來解釋……

沒有任何預兆,那女子的大腿如同遭到強酸腐蝕,
開始起泡變得一洞、一洞,女人掙扎、慘叫,
火光自她血肉模糊的皮膚內往外冒!

「救我──」血泡自張智雪的嘴角溢出,
她的脖子也開始不受控制的扭動著,
如果再不制止,她的頸子將會一百八十度的轉過去。

離奇的人體自焚、詭異的相片殺人;
異世界生物再度伸出魔爪!
女媧復活,人間變得善惡難分、陰陽難辨,
有誰能夠獵.殺.女.神?

黯然銷混蛋 尋找陰間

什麼白光巫師、什麼幽惡岬!
莫明其妙當了救世主,還要萬里長征去打大魔王?
何弼學只玩過H-GAME,這種RPG劇情他玩不動啦!
他唯一關心的只有殷堅。
怎麼搞的,才早他幾秒鐘跨進異世界,
堅哥為什麼不見了?
等等,這群把他當救世主的傢伙說
大魔王有一雙奇特的眼睛、還會劈裂空間?

「你剛剛說什麼神諭,我什麼時候可以出發?」
堆滿天真無邪、誠懇的感天動地的笑臉,
何弼學情緒轉變之快,元嵐丹夏當場反應不過來。
「你答應了?決定根據預言指示,接受任務了?
你果然是救世主啊!」
「慢點,我不是救世主,我叫何、弼、學!」

難道何弼學與殷堅要上演羅密歐與茱麗葉?
這個既像陰間又不像陰間的地方與陽間又有什麼關聯?
傳說中的界之鏡串連兩個世界,
也是他們回返陽間的唯一通道,
費盡千辛萬苦,兩人卻只搶到了一塊碎片……

黯然銷混蛋 女神感應

活了幾百年的堂堂狐仙、時裝界的頂級名模管彤,
開始喜孜孜地當起了遊樂祺的司機、免錢的幫傭、跑腿的小弟;

看到遊樂祺幫漂亮美眉拍的照片,甚至還覺得有點酸?
這就是人類的七情六欲?

他為什麼會栽在這個抽煙酗酒嗑藥、脾氣又差、
身體又爛、個性又糟的男人身上?

這年頭會下廚的男人不算少,但是手藝這麼好的沒幾個,
要不是管彤的性別真的是男人,遊樂祺會考慮娶回家。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話,你最想做什麼?」
抿了抿薄唇,管彤像是在找著話聊又像有感而發,
一雙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瞧著遊樂祺。

「搶銀行吧!你呢?」吐出這個一聽就知道不是答案的答案。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遊樂祺,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女媧滅世的行動展開,惡念化作青色的毒霧飄散,
人類即將自相殘殺、毀滅殆盡,
一場不該發生的地震,打亂了祂的佈局,
逼得管彤身分曝光,不得不跟遊樂祺攤牌!

黯然銷混蛋 陰間歸來

小鎮沒有半個存活的居民,
只剩一盞詭異的水晶燈散發著幽光。
手腳動得比腦袋更快的何弼學,
不客氣地對著那盞燈摸了兩把……

不過是摸了一盞燈而已,殷堅竟然變身女人?
更扯的是,何弼學的頭掉.下.來了?

「那、那個是……」
指著峽谷內莫名突起的高聳山丘,何弼學心底發寒。

只是那個景象若是真的,
峽谷內發生過的事情實在太過慘烈。

「人頭。」
連殷堅都慘白了臉色,
究竟要砍下多少人的腦袋,才堆得出這座高聳的頭顱山?

界之鏡全部毀壞,陰陽兩界的聯繫中斷,
殷堅和何弼學還陽的希望破滅?

判官中途攔路拿出生死簿,
諭知「惡鬼」殷堅速速投入六道輪迴?

黯然銷混蛋 神鬼無間

有鬼二完結篇,定於3月18日發售。
完了這本就真的結束了有鬼了。
我可是非常捨不得何同學和堅哥他們,而且也很想豆芽菜。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