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若天地兩兩相交,

情還是那個悄,

緣是天所定,

情是地上結。

不能交織的愛恨,

不論深淺,

痛的是每一個受他宰割的人。

現在,讓你想一下,

留在心底中的那人,

是甜密的、苦澀的、酸辣的還是百味的。

從心的祝福,

開始別一個自我,

豁達的心、寛容的笑,

讓你變得更為美麗。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了,這裡其實是哪?”到了絕域這麼久,貝兒覺得自己對它的認知還真是少的可憐。

“這兒是曲絕山”回答她的是甚少出聲的東門季樹。

“真是難得四師兄這兩天話不是只說一兩句”大冰塊轉性了嗎?還是世界要毀了。希望明天醒來大陽還會升起。

季樹微挑著眉梢,懶得半吭聲。

“丫頭,你想說什麼便說吧!別給師兄打龍套。”到底是自家出產的鬼靈精,澄雪又怎不知她在想什麼。

“那有,人家只是覺得四師兄這兩天很奇怪而已。”真是的,把她想成是什麼?

“了對三師姊有否見過渾沌,沒有的話人家就回去跟他們說說渾沌到底是怎麼樣的生物。”

“師兄師姊他們都見過了。”季樹道。

“吓…什麼!本想說給三師姊聽的,她對渾沌或許有些許兒興趣嘛。怎知她看過了,一點都不好。”本想說回去炫耀,怎麼只有她一個人沒看過,還好先問了,不然就羞死人。

“咱們很快便可看見了”澄雪指了指不遠處的山嶺。他們只是走了兩天多便到達山嶺,那可是平常人的十倍。這曲絕山,山嶺前是一年四季都是春暖花開,唯獨山嶺雪花飄揚。

這裡的山嶺一年到晚總是雪花飄飄,皚皚的白雪將整個曲絕山嶺覆蓋,沁寒的冷意在靜謐裏無聲地停留,幽幽的揚起一片蕭索寂寥的冷瑟。除了山的彎曲難行,再加上山嶺的嚴寒天氣,沒有人會願意到這般絕景上來,所以他才有了這麼的一個名字“曲絕山”。

   此刻,在綿綿絮絮的飄雪中,曲絕山嶺上踽踽行來兩三的人影,清俊的五官異常秀氣,恬淡的神情寧靜安詳,頎長的身軀透著斯文儒雅的氣息,看似溫馴柔和的好好先生,又像是飽讀詩書的書香子弟。

   這一位非常清秀的書生型公子正是澄雪,身後跟著的那位帶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神韻的冷峻男子就是季樹,隨後的嬌俏活潑的女子盯是貝兒,她正用她那甜美的聲線吱喳吱喳的叫嚷著。正常來到如此寒冷的山嶺,是必須穿著厚重的棉襖這類衣物,但澄雪一行人只穿著單薄的衣衫,完全忽視天氣的嚴寒。

   不過這也沒什麼,畢竟他們都不是尋常人,在他們前方的這位才是真正的厲害。他一身的雪白長袍,配著顯然過於雪白的肌膚,眼睛是銀色的光影,慵懶的斜躺在柔軟的雪地上,帶著一身的貴氣略略的看了澄雪他們一眼,再用手輕輕的把玩落在地上的雪花,雪花穿過他的手心暖暖的瀉出。

他,美的不像話。就連澄雪也比不上,澄雪的美跟他的很相近,都是看似仙人的美,但相較澄雪的美,他的美更是一絕,渾身散發著不容褻瀆的神聖。高貴而聖潔,是貝兒對他的評價。跟大師兄跟爹爹的仙骨風有著非常明顯的差距,她本以為大師兄已經夠美了,他比大師兄還要美的太多了。

“凜,好久不見了”澄雪溫柔的一說。相較於澄雪被喚凜的男子顯得冷淡多了,他慢步的走近澄雪。一把手的將澄正擁在懷中,把頭放進澄雪的頸間,吸著屬於澄雪的芬芳氣味。

一旁的貝兒看得眼都突了,嘴巴將開了。他剛剛不是很冷淡的嗎?怎麼突然變熱情了,也不想想這邊還有人在,天啊!兩位都是仙人樣的美男子擁在一起,那畫面的真不是一般的美。想想看那是多麼難得的畫面,要是街上那群女子看見了,不尖叫才怪,司徒言雅那色鬼看見了定吵著了。

對比貝兒的驚嚇,季樹要正常得多,他還是一慣的冷淡,可是嘴角的上揚出賣了他,看來他是很高興的。

抱夠了澄雪,他左右搖晃的走到季樹前,對著他展開笑顏,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奇怪的是季樹沒有把他推開,季樹的潔癖感很強呀!

正當貝兒在數著季樹這兩天的奇怪舉動時,凜走到貝兒跟前,再回頭看看澄雪他們。

“她是貝兒”澄雪告訢凜她正是那個小人兒。

凜靜靜看著貝兒,貝兒被他看得心都寒時,他突然用手輕輕的撫弄著她的頭髮,笑得如沐春風。那一瞬間貝兒覺得心頭一熱,不知為何哭了出來,像是什麼東西失而復得的,可她跟凜是第一次見面而已,為什麼呢?貝兒不解的看著凜,想凜告訴她為什麼?為什麼這般的傷感?為什麼這般的心痛?這一點都不像她,她可是軒轅貝兒,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大師兄跟爹爹的貝兒,沒有誰能讓她哭的,他憑什麼?可惡…眼淚為什麼止不了?為什麼…為什麼?她忘記了什麼?

凜什麼都沒說,只是輕輕的拍著她的背,直到她的淚停為止。

待續~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每當月圓的時候……

生命總是在流失……

快樂和哀愁的交織……

完美的計劃……

一切…來得這麼的合宜……



天殺的誰這麼沒公德心,趴倒在地下的人狠狠的望著地上的香蕉皮,有夠黑仔的說,別讓他知道是誰幹的,他一定不會放過那個人,如果見到那個人時,到底該怎麼整他好了,先放血再肢解,不…那樣太便宜他了,還是凌遲好了,讓他感覺到自己的肉被一刀一刀割下來,哈哈……真是大快人心。



“小心”



噹的一聲,“誰…誰撞我的頭真是他xx”痛死了…睜開眼看著前面的那根柱子“是你撞我的,他xx看我怎麼整你,做柱子好了可起,我一隻手就能把你幹掉,今天撞正老子是你的不幸,不把你粉碎難解我心頭之恨。”



“靈,玩夠了嗎?回來吧!”



“他x的,老子還沒報仇,等老子報完仇再回來。”



“靈,別任性。”



“他x的,算你好彩,老子剛好沒空,下次你要是再撞老子,老子他x的一定百倍奉還。”

............................................................................................................................................................................................................................................................................................................................................................................................

(以下省略N個字)



最近忽然很想寫這類的角色,是一個很好玩的人了,雖然個性和言語粗魯,

卻是個很有見聞的人,想學人家當大佬,卻老是被人指東指西,一世子是不可能成為大佬的一個人,不過現在還不能寫他,得待我寫完之前的才能了,

我想我大概寫到十多章時,會開始思索這個故事,書名暫叫不可思議的秘密,

哈哈...很想寫呀~~我的手在癢了...這可是我前陣子想的了...心癢呀~~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知有一天,所有一切也都改變,我希望我還是那個我,
既好動也好靜,維持樂天就是我命的天真。
不讓星石墮進我的天,不讓暴風侵襲我的地。
不容許別人擾亂我的思緒,不容許別人破壞我的秩序。
那麼一個的我,喜歡在寂寞的夜空探究。
那麼一個的我,喜歡咀嚼書中的文字。
細心的品味自己的人生,
無論快樂哀愁。
樂中樂、愁中愁,都使我感嘆。
也許有一天,雲兒成為我的歸宿。
也許有一天,我放棄所有。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為何我很喜歡于晴作品,剛開始看時感覺其實還好,我看她的第一本作品名叫沒心沒妒,那本書看得我都有些混亂了,雖然是這樣,可是我還是被她的文字吸引了。這本書是我剛開始看小說時閱讀的,我被他的名字所吸引著,之後我也看了不少她的作品,越看便越欲罷不能,現在我一看到她出新書,便想辦法去推有她,沒辦法…太愛她了。

以下是一些她的作品簡介和連結,希望大家會喜歡她…XD

于晴 沒心沒妒

嘎?她若不允許他納妾,就得服毒自盡?不甘啊……
雖妒、雖不甘……就自盡吧,
免得每見這男人一回便要吐一回!只是沒料到--
啊啊啊,這是她嗎?她真滿二十歲了嗎?
怕是十五不到吧,這樣一張娃娃臉……該只有十一歲吧!
十一稚齡?不會吧?只有十一稚齡會有這等身手--
碰呯鏗鏘……噢!好痛……
哎呀!也不知道她那來一身邪門功夫,
動不動就把這俊美卻冷情的救命恩人一掌打飛黏在石牆上,
真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也很無辜呀!
那知道一個跳井不成,她的世界全變了!就說這救命恩人--
呵呵……先聲明,他並非懼內,他只是……無奈呀!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148/

于晴 家佛請進門〈上〉〈下〉

是是是,他是一介文弱書生,
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可--可他也非百無一用啊!
瞧他眼界就特好,打十歲就明白要為自己拐--
呃,不,不是拐,是聰明地為自己訂門親事。瞧瞧他那個能幹的愛妻啊--
她喜歡與人歃血為盟起誓,手指全紮滿了傷,九指都拿去義結金蘭了,
唯獨他的那指--嘿嘿!是共結白頭盟用的!
說起他的那個妻,能“斬妖除怪”,又--又多以夫為尊啊!
這也難怪啦,誰叫他這麼有男子氣概呢--他就是喜歡在上面嘛!
所以,那個狐媚強要“上”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啦!之時,拖著這幅異軀,他早晚都得--
他的妻、他的兒啊--他能保他們一世平安康泰嗎?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14576/ 家佛請進門〈上〉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14577/ 家佛請進門〈下〉

于晴 萬萬萬歲

外地人?好極了!不是他天性惡劣,他只是……
只是太無聊了!誰教他是全縣民景仰的歲爺呢?
自己人不好欺負,只好拿外地人玩玩嘍!
而這個叫……叫啥來著?姓萬?管它姓萬姓百的,
總之,她身為外地人,合該……倒楣!
拿她玩,算她的福氣!
瞧她瞧她──
眼兒彎彎、嘴兒翹翹……唉唉唉!
豈是一個“醜”字了得!
還彌勒佛咧,他看是瘟鬼還差不多!
她一出現,先是他的礦場遭人炸毀、他還教人給下了毒,
這會兒他又成了殺人通緝犯了,
害得他得拖著她一起逃!
沾上她真不知是福還是禍……
福?禍?這兩字長得還真像,教人難分辨啊!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22844/

于晴 及時行樂

「浩然正氣!」
頭暈,頭暈!每回閃眼瞧了那匾額一回,她便要頭暈一回!
這怎生地好呀?
阿爹說啊,這做人哪,要自私自利的好,
省得最後怎地瘸腿瞎眼見閻王的都不知哩!
她天性乖巧,阿爹的話自是要聽了個十足十,
要能窩在著騙吃拐喝一生,她也絕不客氣三分的,可是……
可是……哎呀!她是怎麼喜歡上他的,
分明是雙眼皆盲,怎地就覺他兩眼炯炯有神,
直瞧得她一顆芳心……怦怦亂跳!
兩人的氣味兒差得是這般天地大,卻又引得她神魂顛倒……
糟糕!頭暈!她又頭暈了……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3230/

于晴 閑雲公子

身為中原江湖人口中魔教的左護法,
又十分榮幸地被那個瘋子教主視為接班人……
呃,坦白說,她個人是比較傾向一個人苟且偷生一輩子啦,
只是——唉唉唉,她這人一向運氣不錯,
十歲稚齡時,教主賞了個俊美天奴與她,
為求生存,她和她的天奴從此焦孟不離,合作無間;
他允跟隨她一生一世……好個一生一世啊!
十四芳華時,無聲無息被一個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傢伙瞧去了她美背,
嗚……只是美背,沒什麼要緊沒什麼要緊,
她很大方的,不用負責了;
豈知她大方,人家可執拗了,非拗她個義妹當當不可!
義兄義妹﹖聽聞雲家莊有個江湖皆知的惡習……
啊——失策!失策!
一旦碰了這個九重天外無邊春色似毒罌栗的天仙,她還能全身而退嗎?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29599/

于晴 一鳴天下

吃吃吃……吃、吃太多了?
唔,她也不想這樣一直吃一直吃啊!
吃得這般圓滾滾,吃得如此沒形象……
想她還奢望能當個威風的“數字公子”呢!
她也不想這樣的,可是,她不能不吃啊……
而且,就算她不吃,某人也會強逼她吃呀!
也不想想,她可是長輩呢!
瞧,她只是還想多聊一下下,還不想又無夢睡去,隨即——
嚼嚼嚼……唔,某人又喂她食了!
唉!有時就連在那樣“親密”的節骨眼上,
她也不忘吃吃吃……真是破壞了那份美感。
但是——她還能奢求更多嗎?
他說可以!還一臉篤定……
好想相信他呀,雖然明知道他老是騙她……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28610/

于晴 春香說……

遇春則香,好個春香公子!
出身名門正派,血統純正到比黃金還高貴……
是啊是啊,真是差了個雲泥之別了,
想她好歹也出身書香之後, 可
親親爹娘偏偏沒教給她高雅氣質,
只留她天性一身市井氣息……怎配啊!
是不配!
無奈這人天生散漫,發懶成性,懶到……對女人一點興趣也沒,
卻是一個不小心掉到她跟前,一頭給栽了!
這下……哎哎哎!春天失火了,她今朝著了火……
怎生了得?她怕天打雷劈啊……
可美色當前……不吃會不會對不起自己?
肯定會!那就……管它的咧!
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唄!
http://www.fmx.cn/data/book2/y5GP929510/

于晴 稱霸武林的廚師

這個在她面前昏倒兩次的病懨懨學長對她說——
「十年後,如果我回來了,我們來戀愛吧。」
從此——
十年來,由於這個學長一直沒有付房租費,所以自行在她心裏搬家,
一直搬,一直搬,搬到她的內心很深處很深處的地方,
像怕她這個房東討房租費似的。
她是無所謂啦,反正住都住進來了,倒是沒興起趕人的欲望。
只是平常躲在角落裏惹人憐愛的小身影,
突然冒出來變成一個成熟的大男人,讓她一時之間很不能適應。
她,柯四傑,風雲武術學校裏人稱「普級校花」,
志願是考廚師執照成為廚師。
他,連遙久,風雲武術學校裏最弱雞的俊男生。
一場對話,十年後「驗收」……
http://book.4yt.net/writer/Y/162/24868/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師兄,到底要走到什麼時候,可以休息一下嗎?”再不休息她的腳會沒命的,他們到底那來這麼多體力,一天不吃不喝的走著,是人就該休息啊!而且大師兄實在很太過分了,她被四師兄殘忍虐待的那些日子…啊!不…是跟四師兄修練的那段日子,他都不知掉下咱們在那裡快活了。一回來就嚷著收拾收拾,也沒說要去那,走著走著就到山上來了。好了……現在走了一整天也不讓人休息。天啊!真後悔當初要跟著他們,她忽然覺得自己好命苦了。

“那就休息一下”說完東門澄雪輕輕的走到附近的樹邊坐下。

“呼…累死喝死餓死了”貝兒想也不想的從袋裡找了乾糧往嘴裡塞,還不忘打開水袋滋潤乾渴已久的喉嚨。一邊發出不雅的聲音“呼…果然人餓的時候,吃什麼也像珍饈。

對於她的吃相,東門季樹在前陣子已經令受過了,再看也就沒什麼了。所以他只是慢慢的拿出自己的乾糧來吃。可是相教之下澄雪是第一次看到貝兒那可怕的吃相“貝兒我從不知你的吃相是這般樣”。怪了…小師妹何時變成這樣不雅,明明從前一起吃飯時,她都是慢慢細吃。

貝兒對著澄雪反了反白眼“我都說了累死喝死餓死了,還管什麼吃相。”吃飽不就好了,反正這裡只有師兄他們在。“倒是大師兄你不餓嗎?”大師兄平常也吃不多,起碼相對其他師兄們要小的多,趕了一天的路他都不餓嗎?有時真覺得大師兄是神仙了。

對於貝兒的話澄雪只是笑了笑,然後拿出乾糧一邊欣賞風景一邊慢慢細吃,還真有仙人的影子。

“大師兄咱們到底是這幹什麼?”貝兒說什麼也要問清楚了。

“聽說這兒有渾沌”東門澄書操著輕快的語調說。

“那是什麼鬼東東啊!”貝兒不解的問“聽也沒聽說,大師兄你確定真有這東西,可別給我道聽途說。”

東門季樹嘲諷的看著貝兒,看得貝兒不滿的嚷道“你那是什麼表情看不起我呀!渾沌是什麼了不起的東東,不知道也沒罪吧!”

“是沒罪”東門澄雪好笑的說道“不過,那也是以一般而定,像咱們不知道便是罪過了,師父若知道也會懲治你。”東門澄雪依舊笑著,可是從語調上可聽得出他的輕視。

東門季樹用一慣冷調說“大廳上的那幅畫”

“什麼是大聽上的那幅畫……”說話的音調越來越小了,貝兒想起了大聽上的那幅畫,那幅畫上有隻毛絨絨的胖狗,毛色是白的,記得爹爹好像稱牠為渾沌的。

“大師兄,貝兒想起來了,渾沌是一隻全身長滿白毛的胖狗。”

“那不是胖狗,牠是渾沌,只是長相雷同。”澄雪溫柔的說。

“吓…牠不是一隻叫渾沌的狗嗎?”貝兒摸不著頭腦的說。

“渾沌是一個奇特的種族,牠不屬於狗類。”冰冷的口吻從季樹的嘴裡吐出。

“看來你連跟牠相處的那段日子也忘了。”澄雪輕輕的低吟。季樹則用一種深沉的目光看著她。

“吓…大師兄你剛在說什麼。”貝自歪著頭腦問。

“對了,你這陣子也進步了不少,找個時間跟師兄比劃比劃,看看你的成果。”澄雪對著貝兒露出他那仙人般的微笑。

天啊!大師兄那仙人般的微笑,到底有多少人受得了,像她這種有免疫力的人,看了也會心跳加速,還好心臟比較強,也沒被驚艷嚇得窒息,要不然可慘了。不過大師兄要跟她比劃……跟她比劃……等等……大師兄說要跟她比劃,不會吧!她不要了。

“大師兄,咱不是有事要辦嗎?比劃就免了,辦事較重要不是嗎?那就歪比了。”真要比她絕對會號的,又不是不要命,天啊!不敢想像了。

“怎會,即便辦事要緊,也比不過跟小師妹比劃。”東門澄雪深意的一笑,這小師妹不知為何每次聽見要跟他比劃時,都一副要死了的樣子,敢情跟他比劃好生可怕。不過每次用這逗她,她都是這般有趣。

“大師兄,咱不是來找渾沌的嗎?比劃的事遲些再說。咱們在也擔誤了不少時間了,該起程了。對吧!四師兄”貝兒一副拜託救救她的樣子對著東門季樹。

季樹看了看澄雪,淡淡的說“是該起程了,比劃的事等到了山嶺上再說。”然後率先走到前頭。

不…不會吧!真要比嗎…哭…她不要了。貝兒絕望的看著上天,希望上天的好生之得,能幫她脫離命運。

澄雪看著貝兒那哭喪著的臉,實在不明為什麼貝兒這麼怕跟他比劃,到底為什麼呢?這事也只有貝兒才知道了。

快步的跟著走在前頭的季樹,澄雪非常喜歡現在的日子,即使將來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好好保護他愛的人。

因為他知道這一天過後,等待他們的是惡劣的命運。


待續~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世上最無趣的人。

穿著整潔,頭髮乾淨俐落,劍眉入鬢,寒眸冰冷,帶著金色鏡框的眼鏡,看來一副嚴肅的樣子。

而他的人與他的外表是成正比的。

他不喜歡與外界所有的一切接觸,可是他卻在人流最多的地方上班。他有著不尋常的潔癖,所以家裡總是乾乾淨淨。他愛冷冷的看著世人,可是他卻無法冷冷的看著自己心愛的人。

對,他有心愛的人,而且上個月他結婚了。

婚後的他……

他喜歡早上喝著老婆煮的咖啡和三文治,喜歡看著老婆將報紙從門口信箱拿進家裡,喜歡假日一整個上午抱著老婆睡覺。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十歲的開始,就像人生的出發點。
帶著既期待又鬱悶的心情,走向人生。
不停的碰壁,不停的回復自信。
從自滿的分數倒退至還未合格,
發奮的向上,
不客許自己的示弱,
不容許自己的放棄。
所做的一切,
都是為了等待那麼的一天,
能被人所認可。

二十歲的春天是不被期待的,
它的出現相等於麻煩。
春天,雖然是萬物的更替,
但它也是潮溼滑溜的令人可恨。
不為什麼討厭,
只是不喜歡而已。
一年的開始是春天,
結束卻是冬天。
每天每天的期待,
每天每天的失望。

二十歲是不大也不少的年紀,
它讓你不被人說是小孩,
可它也只能給你安個成年了的字樣,
它表示著你的人生開始,
是期待的開始,
從期待走到失望,
再從失望走到絕望,
然後再期待……
是人生的可貴之處,
你所品嘗著的百態是期待所給予的。

不管過了多少年後,
期待也只能是期待,
失望也只能是失望。
期待落空變成失望,
失望過後,有時是絕望,
有時是再期待。
無論它再怎樣變化,
它也只是人生,
人的一生所包涵的豐富,
要從二十歲才能品味到它的樂趣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有一天,
星星的降臨,
會修復我那有缺憾的心。
不知道和不相信,
對我來說是偉大的真言。
心機到來是投機,
為的都是未知的將來。
新愁舊哀,
從今天起都不再來了,
因為他們都知道,
這世上將沒有我這個人,
再沒有一切能使我不快,
什麼都再沒有了。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正在想著今天的晚餐。

穿著翠綠色的碎花小洋裝,腳上踏著細跟高跟鞋,典雅而大方。尖廋的臉型配上水晶般的眼眸,櫻桃色的小嘴直讓人想親一口,走近她的男子無不被她的清雅所著迷。

這樣的一個她,個性迷糊慌失,是一位剛結婚不久的少婦。

無論腦中如果想著晚上的菜單,她也不忘走進一間頗為高級的西裝店,為她的丈夫添加一件新的襯衫。

昨天她不小心的毀了丈夫的衣服,丈夫雖然並不怪她,可是她卻想買一件新的給丈夫。從來也只是丈夫給予她,她所想要的。她除了在家為丈夫煮一頓美味的飯外,什麼也沒送過給丈夫。

她是一個幸福的女人,所以她也希望她的丈夫能幸福。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本與家有關的書,一本非常感人的書。我們總是以為父母的付出是必然,卻從不認真看待我們的父母,表象的一切蒙蔽了我們的眼眸,讓它什麼都看不清,不...其實我們是知道的,只是不曾對它正視。而當我們看清這一切又或者是正視眼前所看的時候,一切也都來不及了。

再給我一天 For One More Day 作者:米奇.艾爾邦 (Mitch Albom)

中年男子查理,本是職業棒球選手,由於受傷而不再能馳騁於運動場。此後他謀生不順,個性變得乖僻難纏;他自暴自棄,終日酗酒。妻女離他而去。當他得知獨生女連婚禮也不要他參加,他覺得自己被打碎了。他決定自殺。
  他在一個靈異般的情境裡與死去的母親重逢。他回到老家所在的小鎮,陪母親渡過了一天。這一天,很平常;這一天,卻也很不一樣,因為,母親終於說出了那個祕密。
  父親當年為什麼要拋下他們,離家出走?這個問題像一個不曾痊癒的傷口,在查理心中淤著血。而今,這個祕密像煙一樣浮出,遮住了天空,他震驚也茫然——在今生與來生之間的某一個地方,查理重新認識了自己的母親,得知了母親為家庭所做的犧牲。
  查理努力記住他在與母親重逢那天所得到的溫柔和理解,把他以為已經破碎的生命重新拼湊起來。查理重新活了一次。
  意外與母親相聚的這一天,讓查理懂得了什麼叫「家」。家,不需要你講道理,只需要你理解,接受,然後,愛。
作者簡介
米奇.艾爾邦(Mitch Albom)
  著有《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和《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暢銷全球逾一千五百萬冊。另也撰寫電影劇本與舞台劇本。在多個慈善機構裡擔任董事,並創立了三個慈善組織。現與妻子住在美國密西根州(Michigan)。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傳說中的聖者之徒
黃金的身軀
金色的聖氣
不容被觸犯的神威

一點淡淡的淡黃氣從劍尖凝結起來,形成好幾個一小團團的金黃色的球,直直的追迫邪神,司徒煜用凌厲的眼神和充滿了憤怒的低沉聲音道 "邪神諾科斯撒嗎?想不到真能見著,想要拿我的命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司徒煜的全身開始被金黃色的氣漸漸包圍,周遭的氣也開始由黑轉變成金黃色。

邪神諾科斯撒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金黃色氣,隨手掉出一些邪氣將那些小金團一一化解,然後道"聖之氣",再看向司徒煜"你這小子居然是聖徒之者,好…好…想不到過了一千年後還能遇見,哈哈…一千年前的仇,就讓我殺了你結吧!"

話音一落,數個由黑色霧氣形成的小球襲向司徒煜,司徒煜反手一刀,將其阻擋,再用劍揮出數個金團,這次的金團較上一次的強上不少。而邪神諾科斯撒身上的邪氣也越來越強烈,四周的黑霧飄散,現在除了司徒煜的劍發出的光茫外,這裡可無一些光亮,就連先前的司徒煜身上的金黃色的氣也消失了。空氣中只有黑暗的能量,就連司徒煜的劍發出的光茫也開始看不清了。

邪神諾科斯撒再發出數個的黑球,用閃電般的速度很快便探到司徒煜的跟前,司徒煜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覺得身體如墜入冰窖一般,血液在這一刻似乎完全凝固了似的,而他手中的劍已被那些黑色的球體彈開了。

邪神諾科斯撒將司徒煜帶到自己身處的那團黑霧中,這時司徒煜的身上光茫又開始驟然大漲,這次的氣比之前的更為強烈,將身邊所有的邪氣完全吞噬其中,黑暗頓時消失,周圍又變成了一片光亮。使得邪神諾科斯撒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身上那團黑霧被金光瞬間的湛放所傷,一道道湛然金光射向邪神諾科斯撒,金光逐漸轉化成了聖潔的白光,淒厲的咆哮聲不斷的響起,邪神諾科斯撒就在那白光的作用下,漸漸的消散。

貝兒看著發光的司徒煜低吟"傳說中的聖者之徒、黃金的身軀、金色的聖氣、不容被觸犯的神威,是這傢伙。"居然這麼被我碰著了。

向前望著的澄雪一行人,巧不滿的對影說"為什麼要答應他們?他們根本是不懷好意。"

"那你說該怎樣做好了,只憑你跟我合力是對付不了邪鬼的,現在只能夠靠他們了,如果不能在夢中解決掉邪鬼,死也是咱們的命。你想白白浪費咱們這些年的修為嗎?"

忽然四周散化出強烈的白光,東門澄雪看了看東門季樹喊"偉大的風中神,請賜我迅間,轉移到光之所處。"強烈的高速,使澄雪他們很快的便到達司徒煜他們的所處。

邪神諾科斯撒雖然已消散了,但司徒煜卻昏倒了,他周邊的金黃色氣已轉成白色,而且越來越強了,這裡原本的累暗屬性完全被白光所蓋,周圍的空間也開如破碎了。

澄雪眼看情勢不利立即大喊"快到我身邊來",東門季樹立即跑到司徒煜的身旁,一把抱起昏倒了的他,貝兒則走到司徒言雅跟前,大力的拍醒他,然而司徒言雅卻怎麼也不醒,氣得貝兒找著他的衣服拖到澄雪他那裡去。待所有人都走近後澄雪便開始低吟"天地的眾神請賜予我風神之力,大地轉移!"。

片刻,一道一道的綠色處光包團著眾人,轉眼的迅間他們已跳出夢境。

微微的光在石板路上閃爍著,天空佈滿漆黑,無數的竹映在水中,空氣透著淡淡竹香。星星已下幕了,月仍舊獨酌。

數條身影忽然在這寧靜中從空中下降,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剛從夢中出來的澄雪一行人。

一著陸夢魔巧跟影不若而同的吐出鮮血,夢魔一旦被人沖破夢境,一般都只是死路一條。但由於澄雪使用的是轉移魔咒,所以傷害減半,才造成他們吐血的現象。

不過最不幸的莫過司徒言雅,因為他是被貝兒拖著的,好不巧貝兒著陸的地點是亭台的附近,而更不巧司徒言雅的頭撞上了柱子,原則已醒來的他再一次昏睡過去了,貝兒對著他反了一白眼後,將他隨手掉至亭中,再走近澄雪他們身旁嬌怒道"大師兄你們來得還遲,要不是司徒煜那傢伙,你早就見不到可愛的小師妹了。" 而且司徒言雅那傢伙被我還遜,都不知他是不是男人。

東門澄雪面對小師妹的憤怒並沒有作聲,而是用一種怪異的眼神望著貝兒,若有所思的跟東門季樹作眼神交流。貝兒被兩位師兄看得發毛卻又不敢作聲,生怕一出聲師兄們就知道她做的蠢事,啊…不…那不是蠢事,只是失誤吧了,不用太放在心上,人嘛…總會有失誤的,反正現在已知道那是錯誤的,以後不用就是了。不過那個邪神諾科斯撒真是遜死了,嘿嘿…司徒居然是聖徒之者,今後可好玩了。

貝兒正在心爽著的時候,澄雪終於開聲了"你干了那種蠢事,還有心機在想別的,看來你最近真是太鬆散了,來這裡之後你好像也很久沒修練了,待會我會跟你四師兄說,讓他好好督促你學習,免得你再用那半調子害人。"

?...不會吧!四師兄來督促我學習,今次死定了,貝兒一邊想著一邊打算察看東門季樹的表情,可是怎麼也看不見"四師兄呢?在哪?"。

"我讓他送司徒煜回房了,你也快去睡吧!明天開始便要繼續你之前的修練"聽到澄雪一再提修練,她就知道自己沒望了,大師兄雖然很好說話,可有一說到修練時卻非常嚴謹,一點也不會放水,真是小氣,算了,睡就睡。

貝兒走後,東門澄雪再看向夢魔巧影他們身上,巧看見澄雪將視線放到他們身上立即道"殺掉邪神的可不是你,我們剛說的契約無效"。

"你們的傷還好吧!"

"已經好多了,你放心吧!我們不會再進入你們這些人的夢了"話一落他們的身影也不見了,獨留澄雪在這,其實剛剛就算影不說,他也不認為他們會蠢到再進入他們的夢境,他想知的可是別的事。

待續~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