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偶然的相遇,是為了將來的福禍…
必須發生的…誰也沒法改變。
在旅途中感受,為的…全都是命中注定。
命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晴川落日初低,惆悵孤舟解?。
鳥向平蕪遠近,人隨流水東西。
白雲千里萬里,明月前溪後溪。
獨恨長沙滴去,江潭春草萋萋。
【謫仙怨‧劉長卿】

清翠的歌聲在茶館內不時聞起,陣陣的茶香飄散在館裡四面八方,館外起了一陣喧嘩,可是不久又停了。不過人的絲語聲還是能聽到,只是不再那麼吵而已。在這樣的地方,人語聲本來就不缺,能靜靜地喝茶的恐怕也只有坐在茶館二樓死角的少年了。

如果不是太留意的話,你是不可能發現到他的。不是說他的外表不出眾,相反他生得很俊逸,可他給人的感覺像是無,存在感太薄弱了,薄弱到沒人注意到他,當然店小二是例外的(根據店小二的說法,他原本也沒發現,不過那位客官有叫他上茶,才知道他的存在,不然誰也不會注意到。),要不然他的茶那來。

這樣的人卻在這樣的地方,令人好奇也讓人感到可怕。好奇的是他這個人,感到害怕的則是"他是人嗎?"。

鬼怪雖不能在多人的地方出現,可卻喜歡熱鬧,乘著熱鬧多人的地方找可替代自已的人,說不定他也是了。

館外忽然又響起清澈的說話聲。"美人…美人…在下可否知曉你的名字…天!遠看已經非常漂亮,近看更是一絕,好一位天仙美人兒。"原本在靜靜喝茶的少年,在聽到館外的吵鬧聲後,站了起來從腰間拿出銀兩輕放在桌上,然後走出茶館。

街上熱鬧非凡,四位出色的男女在人群的中心,聲音正是從這而來的。

"這…這…這…這麼的美人居然是男的!"。

"天!真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美人兒,沒…沒了。"

少年一直走到人群的中心說"言雅,你在幹什麼?"

司徒言雅聞聲轉後看"煜"。

他到底是司徒言雅的誰呢?比起活潑率性的司徒言雅,他則看來剛毅嚴肅、一絲不苟,且存在感薄弱,明明是一樣的俊朗,卻被別人比下去了。

東門澄雪仔細的打量著這位少年,穿著藏青色的掛袍,眼睛看去像一潭死水,沒有任何起伏,臉上神情嚴肅,雖然清冷卻令人移不開視線,最重要的是他的出現令司徒言雅臉都發青,真是個有趣的人,看來跟季樹會很合得來。看了看東門季樹,他的臉看來無波,可眼神卻閃爍著,他對此人看來相當感趣了。

貝兒嘩然的說:"哇呀!他又是誰?"司徒言雅瞪著她說"大哥"。然後再回頭跟少年說:"煜,你不是在茶館喝茶的嗎?怎到街上來了。"該死,煜不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嗎?怎樣這會兒會出現在大街上。

少沉默的看著他,看得司徒言雅頭都麻"煜…嗄…怎樣了…"。

東門澄雪看了感到好笑,但他沒笑出來。他比較想認識那位叫煜的少年,一位不苟言笑且年少老成的人。想著想著不如就行動吧!"既然大家這般有緣,不如就到茶館內喝杯茶如何?"

司徒言雅立即回頭說:"好!"

東門澄雪沒有看司徒言雅那邊,而是直直的盯著少年煜"在下東門澄雪,可有幸跟兄臺喝杯茶,還是…"。

少年望了眼澄雪說"司徒煜"接著便走向茶館。

東門澄雪聽後笑了笑也跟著走進去,司徒言雅也乖乖的跟著少年進入茶館,貝兒則是在抱怨"甚麼嘛,這人真沒禮貌。",東門季樹低頭喃喃說:"司徒煜嗎?"然後抬頭走進茶館。

*.*.*.*.*.*.*.*.*.*.*.*.*.*.*.*.*.*.*.*.

店小二看見東門澄雪一行人坐進茶館內,連忙走過來道"四位客官請問要什麼茶呢?店內剛好來了一批上好碧螺春,要不要試試看呢?"在店小二眼中穿著昂貴綢緞的他們可是上好的賓客,不能隨便得罪。

貝兒不解的問:"小二哥你那看我們只有四人"?東門澄雪也感到玩味,明明是五個人在,為什麼店小二會說成四人。店小二聽後心裡一寒:"客官您別說笑,不要嚇小人,小人可膽小得很,小人看到的明明就只有四個人而己。"店小二正感到非常無奈,這些人怎麼這般怪異,莫非有什麼不潔的東西在。

貝兒驚訝說道"胡說,明明是五人。"說完還算了算人數給店小二看。怎之這麼一數,讓店小二看見坐在茶館二樓死角的少年了。剛剛的那少年不是在樓上的嗎?何時坐在這兒。真是可惜了這副皮相,生得這般出息卻無存在感。現在想什麼也無用,還是先道歉好了,於是對著司徒煜說"這位小哥,真是抱歉。小人眼絕,居然看不見小哥您,還請小哥看在小人的愚笨上,別生小人的氣。"

司徒言雅聽後笑說:"小二哥別慌,煜向來就是沒什麼存在感,在家時也是這樣,你就歪道歉了,還是先拿幾份點心和剛剛你說的上好碧螺春來好了。"

"好的小哥,小人馬上去準備。"接著便飛也似的走開,像是有什麼兇猛的野獸在後面追著了。

店小二走開後"不會吧!怎樣看他也不像沒存在感的人。"貝兒看著司徒煜說著自已的見解。

司徒言雅笑說"那是因為你是小數能發現他的人。對了,說了這麼久還未全知道你們的名字了"。

"也對了,我叫軒轅貝兒,叫我貝兒好了,至於這位是我的大師兄名字你們都知道了。"貝兒看了看東門季樹"這位大冰塊是我的四師兄,他叫…"

"東門季樹"貝兒鄂然的看著東門季樹,雖然只是短短數字,但從平時不屑出聲的四師兄口中說著自己的名字,怪可怕的說,難道天要倒塌了。

東門季樹用眼角看了貝兒一眼,又繼續沉默了。

"那麼叫你們是兄弟囉"司徒言雅用兩手分別拍著東門澄雪和東門季樹"看起來不怎麼像了"。

東門澄雪笑說:"你跟煜倒是像的很了"。

"煜嗎?也是了,但你不覺我們像的過火嗎?要不是性子不同,怕是父母親也分不清了。"

"也是了"澄雪細細打量著司徒言雅和司徒煜。

"這麼說他是你大哥,可為什麼你叫他煜,不是該叫大哥嗎?"貝兒問了大家都想知的問題,既然是大哥就該叫大哥啊!叫什麼名字,那不是很不禮貌。

司徒言雅看了看司徒煜說"咱們是雙胞胎,不用分那麼清。"

"原來是雙胞胎呀!難怪這麼像"貝兒托著下巴點點頭說。

這時店小二走了過來將點心放下,並為各人添上茶說"幾位客官,請慢用。"接著便離開了。

"來,先吃些點心,喝點茶吧!"東門澄雪如是說。

"對了,司徒兄平時喜歡下棋嗎?"東門澄雪優雅的拿著杯了笑笑說。

司徒煜道"只是閒時玩玩而已,並無特別喜歡。"

"是嗎?這倒是和季樹很像呢!看來你們會很合得來。"

東門季樹和司徒煜相互看著對方,可卻沒有說話。

季樹拿著杯子若有所思地再看了司徒煜一眼後,便低下頭喝茶。

言雅跟貝兒不停地天南地北,沒有一分鐘能安靜下來。

東門澄雪表現得非常快樂,一直都笑著,可心中卻在想著"司徒煜,一個外表美麗,氣質清冷的少年,卻存在感薄弱。到底是刻意隱藏還是真的存在感薄弱,這還真是能人…玩味。"

同一時間司徒煜也在盤算著"他們到這裡來到底有什麼目得,在還沒清楚前暫時就先觀察吧!待會叫言雅小心一點,那丫頭一點警覺性也沒有。"

   茶館裡熱烈非凡看似平常,但各人的心暗潮洶湧,到底是敵還是友?目的又何在?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兒的風像狂郎般不停地捲起陣陣塵土,像是發洩憤怒般那麼樣使人感到不安。仔細的看,其實可以清楚看見風走過的痕跡,在天空畫過。周遭的樹在不停搖晃著,花兒也爭先垂下頭來,百獸在哀鳴,這裡一片看來死寂,彷彿沒有任何生物住在這兒,又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要來臨似的,但又什麼也沒到來。
 
它看來像一種警告,但又像是自然界的氣候。不過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它是一種警告,一種不能抵抗的神的旨意。
 
這麼樣的景象使經過這兒的人惶恐不安。『它』是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從此之後就再也沒有離開了。歡喜的時候,風在飄揚。憤怒的時候,風在不停捲動。這一次是它怒氣令這裡足足三個月不停狂飆。
 
可這時卻有二男一女趕路經過,看見這般的景象,他們也沒有一絲的愕然,就像他們早就知曉這裡的一景一物,,所以不會感到一絲的驚愕。這顯然也是他們都習慣這類異常,他們都不是一般的尋常人。
 
穿著月白色袍的年輕男子輕喃:“是這裡了吧!”與他相反穿暗黑色長袍的男子冷冷的看著風眼的中心,在他的四周圍繞著一股寒氣,使他看來冰冷且可怕。不過另外的兩位男女早已習慣了他那身冰調。
 
“應該是了,跟師父形容的分毫不錯,真是個死寂的地方,這裡的人都躲在哪?”穿著豔紅色裙裝的年輕女子問道。
 
“貝兒,你沒發現這四周到處佈滿結界,而且都是高等級的嗎?這個結界令這裡的人跟這個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埋進地下。”說完年輕男子輕輕舉起手指著風眼中心的紅塊。
 
“咦!我看看,那是將地面上所有東西轉移到地下的術,是相當高等且古老的法術,怕是爹一人也難弄得成的術,對吧~師兄。”
 
“貝兒,看清楚中間的標誌,那是至少三人才能結成的術,那表示至少有三位高手在這裡,不,應該不止。依這地方的遼闊種度,沒有十多位高手在此是不能行此法的。”
 
“那師兄既然有這麼多高手在,師父為什麼叫咱們來,咱們的能力又豈及得上十多位高手,若是他們都不成,咱們就更難解救啊!”
 
“師父是在盤算著什麼,才會叫咱們過來,咱們還是先進去吧,過了時限咱們就得再等下次月圓。貝兒,動手吧!”
 
“是…是…反正我最會這個。”貝兒聳聳肩蹲在地上雙手合著,嘴裡吐出一段段長而怪異的經文,忽然間整個地面開始晃動,剛來時的狂風消失了……
 
 
‡…†…‡…†…‡…†…‡…†…‡…†…‡…†…‡…†…‡…†…‡…†
 
 
今天的天氣風和日麗,昨天明明死寂一片的空地,如今卻變成堆積了滿滿行人的街道,令人一點都不敢相信這一前一後的變化,這就是絕域。如果不是昨天才經歷過狂風,還真以為是作了一場夢了,不過也真奇怪,大街上到處行人且笑聲不斷,這跟想像中的絕域形象差很多,貝兒感到極奇怪異,但真正奇怪的是兩位師兄,他們表現的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所有的一切就如平常般,還慢步在陽光下細說新語, 沒有思毫不安,為什麼他們就不能有些許疑惑呢。
 
在市集上閒逛的貝兒,一方面感到不解另一方面又覺得新奇,雖然他們在大街上已逛了足足三天,但女孩子嘛~就是喜歡小玩意,而這裡的小玩意手工精美,在外面可是買不著的,給三師姊買個回去好了,師姊可歡喜很了。不過這樣下去可不成,他們來這是有任務的。
 
“師兄,在這樣下去不太好吧。咱們這已經逛了三天了,爹到底要咱們來這幹什麼,這裡不是有很多世外高人嗎?何不找他們問問。”新奇的東西是好,但看多了也會厭。
 
澄雪和季樹沒有回答她,因為他們都在心中想著“到底小師妹是怎樣知道他們要出遠門的,為了她,他們可是天未亮便出發了,可她卻比他們還要早在渡口邊守候,且一路更是賴著他們,令他們頭痛不已。
 
貝兒見他們沒有回話,也便繼續逛她的大街,畢竟不是每人也喜歡貼人家的冷屁股,而且一貼還是兩個的了,讓她再看看小玩意不是更好。
 
“季樹,你察覺到嗎?從咱們到來開始已經三天了,他們還在監視,看來對方對我們這些外來人相當不放心了。”
 
“那就讓他們繼續監視好了。”東門季樹酷酷的說。
 
穿豔紅色衣服的少女立即張望道“哪裡…哪裡…師兄怎樣人家都看不見,監視的人呢?”
 
“你…唉!莫怪於師父會不讓你跟來,你根本是來倒事的。”東門澄雪搖一搖頭笑說道。
 
“只有四師兄跟來有什麼好,大師兄跟冰塊獨處可是自虐行為,師兄想做被虐狂方法可多著,不要用冰塊了。”
 
東門季樹不屑的看了貝兒一眼,然後冷亨了一聲。
 
“跟你在一起才是自虐行為吧!” 東門澄雪無奈地低聲說。
 
“大師兄!”貝兒不滿的說。
 
突然有一陣大喊聲“哪邊的…哪邊的…別走!”回頭看去大喊的是一位生得極為俊俏的少年,他看起來很急切的樣子,想來是被誰家宵小偷拿了東西。
 
誰知…他火速衝到東門澄雪面前對他說“美人…美人…在下可否知曉你的名字…天!遠看已經非常漂亮,近看更是一絕,好一位天仙美人兒。”接著便自顧自的欣賞著 “啊!對了,在下司徒言雅,美人不要慌,在下不是有意刁難姑娘的,實在,在下太想知姑娘的芳名,還請見諒。”
 
“嘿…嘿…哈哈哈哈……太…太…好笑了…了…啊~肚子…肚子好痛…啊…哈哈…四師兄你看到嗎?你大哥咱們大師兄” 貝兒聽到司徒言雅的發言後,笑得腰都彎下了。“大…大…師兄居然被…被調戲了…哈哈…要是被二師兄見著可好了,不…不得了眼水都出來了…這個司徒公子還真是性急…哈哈…哈…嗄…發…發不出聲了。”貝兒一邊笑一邊用衣袖抺去眼中的淚。
 
“貝兒,大師兄平時待你也不薄,你就這麼見不得你師兄我的笑話,還是你認為好東西該跟大家分享。”東門澄雪微笑的看著貝兒,那笑意看得貝兒心都寒,要是她真答是,她想她會死得很快。所以識時務者為俊傑,而她自稱為俊傑當然要說不了。
 
“咳咳,這位司徒公子,這邊的這位美人…”貝兒看見東門澄雪的笑容越來越燦爛立即改道“這位俊逸的公子是咱們的大師兄,本名東門澄雪,是確確實實的男子漢,可不是姑娘家哦!你眼睛要放清楚點,我大師兄穿的是什麼。”貝兒邊說邊觀察著司徒言雅的表情“怎樣…看清楚了嗎?”
 
“這…這…這…這麼的美人居然是男的!”司徒言雅一時接受不了澄雪是男的事實。“天!真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美人兒,沒…沒了。”
 
貝兒聽到他說的話後直反白眼,然後再瞧瞧東門季樹,他對整件事也沒啥反應,真是沒趣的冰塊。
 
不過,這個司徒言雅也真好玩,雖然大師兄真的生的好俊俏,但從沒被人誤會過是姑娘,只有很多的姑娘戀慕大師兄而已。大師兄走到那兒也是這般突出,尤其是他的那頭銀絲,更使大師兄男女通吃,誰也受不了他的笑臉,那更是一大罪過。
 
 大街上因為司徒言雅的瘋言非常擁擠,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有些人甚至爬到屋頂上,都是為了見見司徒言雅的口中的天仙美人。而東門澄雪他們未來想要不引人注意恐怕也是難了。
 
 忽然有把剛毅且嚴肅的聲音說“言雅,你在幹什麼?”
 
 司徒言雅聞聲轉後看“煜”。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pr 17 Tue 2007 23:27
  • 楔子

楔子

 

 

堤上黃夢一掃空,

 

雙華不歸雲依舊。

 

清空怎敵浮塵萃,

 

多少年又幾千載。

 

 

    “師父,這麼急著找徒兒來所謂何事?”說話的是一位擁有一頭絕美銀絲,

 

看來大概是二十五、六歲的俊秀年輕人。

 

 

    “澄雪,為師要你到『絕域』走一趟,那兒已經開始動輒,再過不久就大亂了。為師不能離開這兒,你就代為師去探究一下吧!

 

 

    “是的,師父,徒兒明個兒一早便起行。”

 

 

    “這一趟怕是要去一年半載,找個人跟你一起去,就讓季樹跟去吧!那孩子

 

也該是時候去面對了。還有別讓貝兒知道,小丫頭整天只會到處搞鬼惡整,別讓她來防礙你們。”說完揮一揮衣袖,又獨自沉思去了。

 

 

     東門澄雪一邊走一邊在心裡想著『絕域』。“有多少年沒從師父口中聽說了,   好像是從季樹到來以後,真是久遠的事了,還以為師父已經不再管那兒的事了。只是不知季樹聽到要去後有什麼表情。”搖一搖頭“還是算了吧!”然後畢直走向東門季樹住的藤院去。

 

 

     『絕域』一個大家也好奇但都不敢進去的地方,聽說凡是進去過的人想回

 

來也是不可能的事。但這個地方東門澄雪和東門季樹兩兄弟來說卻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小時候的澄雪跟師父到過那兒好幾次了,而十歲的澄雪更是在那兒撿到六歲的季樹,所以說他們對那裡既陌生又熟識。

 

 

     在澄雪的眼中,絕域是一個既荒蕪又繁華的地方。在還未看到街道城鎮的

 

時候,它是一個可怕且危險的地方,周圍被狂風包著,百獸的悲鳴聲到處都能聽到,雖然有花草樹木,可是卻沒有生氣,到處杳無人煙,是一個死寂沉沉的地方。可以的話他是不想再到那樣的地方,但師命難為…這一趟他是走定了。

 

 

     他最擔心的是弟弟季樹,雖不是親兄弟但卻比親兄弟還要好,他們可以是

 

朋友、是知己、是兄弟。季樹雖然總是沉著臉,常被小師妹戲稱大冰塊,但這麼多年兄弟不是當假的,現在的季樹雖然能面對過去,但絕域那邊可不是那般簡單,要不然師父也不會要他去探查,而且季樹在那兒的身份更是迷一般,讓他更不想他去。不過,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先跟季樹說,而且要小心隔牆有耳,讓小師妹知道了可不得了。走著走著,終於來到東門季樹住的藤院。

 

 

     藤院故名思意想必裡面當然是充滿藤蔓,但當你進去的時間,所看見的卻全是不同品種的花和植物,全都是帶劇毒的,當然不是沒有藤蔓,但在這到處是

 

毒花和植物的院落,注意不到也是正常的。原本這裡是充滿藤蔓的,但由於東門季樹性喜研究毒物,舉凡跟毒有關的植物和花草,即使千方百計他也會找回來一栽種到這裡來,使得這裡的藤蔓無處可生,差不多全讓他給宰了。

 

 

     因為他的愛毒成痴,弄得差不多所有人都不敢隨便進入藤院,怕不小心害自己中毒也不自知,要知道藤院多的是不用接觸隨空氣散播的劇毒,能沒有他帶

 

路安全進入的也只有小數人而已,因此他樂得沒人打擾安心研究他的毒物。

 

 

     澄雪一踏進藤院便往練丹房去,此時正值黃昏時分,東門季樹多半都在練丹房,誰知他還未進入練丹房,東門季樹便從裡面畢直走出。

 

 

     “大哥,有事嗎?”東門季樹在看見自家大哥時,僵硬的臉部明顯軟化了一點(明顯...這是東門澄雪堅持的說法)。跟東門澄雪是剛剛相反的類型,誰教東門季樹整年都是冰塊瞼了,這一柔一剛的對比令人更想知他倆私下是怎個兒相處,走在一起的氣氛看來是有幾分不一樣,但這也只有小數人認為,大部份人都認為東門季樹這死人臉就只會是死人臉。

 

 

     “季樹,為兄是來找你一起用膳的。” 東門澄雪對著自家小弟一臉溫柔的說。

 

 

“大哥,師父是有事兒交代吧!

 

    

 

“是二師弟來過嗎?他還有再說什麼?”

 

    

 

“沒有,他說屈時大哥會說的。”

 

    

 

“是嗎?” 東門澄雪沒有再說話,只是不停的用手托著下巴,在自個兒沉思。二師弟的到來絕不是這麼簡單,他到底在盤算著什麼呢?絕域到底有什麼在等著他們呢?東門季樹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這會兒先也活在自己的沉思中,雖然剛剛二師兄確是沒說其他什麼的,可二師兄臨別時對他笑得好生曖昧,而當二師兄笑得這般燦爛,就表示對方要倒霉了,也表示這次被整對象是他。自己到底被他在算計什麼了,該死!明明已經很小心別得罪二師兄,二師兄又在耍什麼把戲了。兩人就這樣僵持著,誰也沒有說話,直到東門澄雪在沉思中醒來,才發覺他倆在這兒已站了一刻鐘了。

 

 

     “季樹,師父叫咱們明個兒到絕域去走一趟,待會兒用完膳去收拾收拾,天未亮咱們便出發。好了,現在咱們到錦院用膳吧!” 說完東門澄雪便自個兒走向錦院的方向,像是故意不讓東門季樹說話,而東門季樹則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東門澄雪的背,再沉默的跟著走到錦院用膳去。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Apr 16 Mon 2007 23:53
  • 文案


又過多少年了,在那絕域的世道。
數不清的日子,如夢般的生活,到底算是活死人還是所謂的神...
一個與世相違,隔絕浮塵的虛幻世界。
一雙年輕的男女,尋覓世外的桃園,
在那等著的是樂還是憂。
擁有一頭美麗銀絲但看起來俊逸的年輕男子,
跳皮嬌嫩的清秀佳人,
如仙般的雙生男女,
他們到底是敵還是友。
在那暗黑的角度,
會譜出那一樣的結局。


p.s:我還未想到書的名字...so,可能寫完才改吧!
我會努力將它完成的。多多支持哦~

your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